Thursday, May 26, 2011

週末餘慶












subject: structure for architecture (kindergarten level)
course: moment of inertia
teacher: michele
classroom location: Hong Kong - Antibes
i.t. support: Skype


Thursday, May 19, 2011

to michele

to michele





















你說要把生日延遲
好讓那天把禮物打開。 
buon compleanno, il mio cicciottello


antibes 05: 摩納哥的明媚


我們打算到附近的小城逛逛。翻開地圖,沿著蔚藍海岸 (Cote d'azur) 尋找城市。康城 (Cannes) 俗氣,尼斯 (Nice) 躁動。我想到那個迷你小國摩納哥 (Monaco)去,他說好。

















我們乘火車。他最愛火車。

他爸爸以前是火車檢票員,小時候總以為所有火車都屬於他爸爸的。我笑他可愛,他說現實是殘酷。Antibes 的火車站讓我想起 Mario Botta,那些顏色那些幾何形狀彷似那個調子。
















一直一直都是蔚藍色的,天與地。

Antibes 跟摩納哥的距離只是一小時,還沒想著什麼時候到就已經到了。然後我們見証了奢靡:超級豪華遊艇、小型飛機、跑車跑車跑車、LV Prada Dior Gucci,還有一臉 Botox 的老女人。Michele 說在摩納哥生活不用交稅,世界上所有有錢的都逃來這裡。政府收入就靠賭,跟澳門一樣。不過洋鬼子懂包裝,少了份財大氣粗免去瘴氣。像James Bond在蒙地卡羅 (Monte Carlo) 抱著洋妞的潚灑。
















也沒看地圖,隨心在城裡胡亂遊走,無所目的。我想看海,就沿著海邊走。處處見著 F1 賽車還有 Grace Kelly 的蹤影,大慨摩納哥就只有這些讓遊客容易明白,反正沒人想過深究,都是走馬看花如我。遠眺名勝,過門而不進,不欲求知。歡喜劇院前的那棵 mimosa,我從未見過黃色的樹花 。
















 走累了肚子餓了就 坐下來吃。 Lonely Planet 上的餐廳關了門,也不知道吃什麼好。我說找個近海的,那裡有冬日的氣味。結果因為太餓,不太好吃的海鮮寬條麵我覺得還不錯。

如果我們的故事用光來記憶,就用個傻瓜機拍下一切,也不用研究什麼光圈角度。因為那天陽光明媚,只想擁抱。


--------------------------------------------------------------------------

related post:
antibes 02: impression 印象
antibes 01: romantic (in a geek way)




繼續,

 繼續
@ simply life














五月大熱天
幾乎無法隨所欲,汗流浹背
拉登被殺。王子結婚。艾未未無訊。只為俗事
咖啡店的 Joanna Wang 是毒藥,永遠重複著重複
那六月惱人的試。



Saturday, May 07, 2011

吃的二三事: 嚐不到越


同事想吃清淡的,可杏花村附近大部分的餐廳口味都很重。有人說到街市吃粥,不過天氣太熱吃不下。阿愛提議越南菜,而附近的就只有一間,不過兩三年前被我們列入了黑名單,原因不詳。反正想不到吃什麼,越南菜也挺適合熱天品嚐,也就去了。

我們過了正常午飯時間才到,人不多。碰到 Inez, 閒談了幾句。Inez 是我中學同學,那時候就覺得她很漂亮,像松隆子,性格卻傻呼呼的,可愛得很。當時她剪了一頭短髮,有型得不得了,在陰盛陽衰的女校裡是個風頭躉。不過她中五以後升不了原校,我們就沒再見面。那時候沒有facebook,朋友之間沒聯絡就是斷了。早陣子在公司附近碰到她,她也在這邊工作,我們還吃過一頓午飯。她還是如常的可人,只是多了份世故。她說她在化妝品公司做PA,老闆脾氣很臭,她想辭職云云,迷惘不知。那天我是很難過,年輕時的美好彷彿好遠。她的氣質她的能力怎可能只是個私人助理?也許我們都不能免俗。後來就沒再約過吃飯,時間不對 (也許是我太懶)。她要回去上班,我才剛來吃。












我點了炭燒豬頸肉撈檬 (HK$38)。不過檬粉太軟,變得像煮過的中國粉絲。那撈檬汁又太甜太酸,我在越南吃的撈檬汁是有種東南亞香料的味道:洋蔥蒜頭辣椒青檸汁,也許我不該要求太高。不過炭燒豬頸肉尚可,可是太少。檬粉的配料如蔥、牙菜也少。同事跟我點的差不多,大家都說這碗檬粉這個價錢,不值。我在香港還找不到一間正宗的越式餐廳。我想念去年在河內吃的春卷。












 後來我加HK$13要了個越滴咖啡 (原價HK$26),就是越式的filtered coffee。沒有香味,要把頭靠近才聞到咖啡香,喝下又像開水,不過好過茶餐廳。我們說這個起碼有點新奇,算是值了。

期間那男侍應黑口黑面,很不耐煩,說說態度也差。我們笑說可能店老闆跟員工在鬧最低工資的問題。也許這店最可取的是那落地玻璃(不過是商場設計的,不是餐廳的主意),可以看到街外;而餐廳裝潢尚算閒適,不過一點「越式」也沒有。這店當年被列入黑名單的原因,相信已弄清楚了。

------------------------------

嚐越
地址: 杏花村盛泰道100號杏花新城地下G45號舖 
電話: 2572 2281
菜式:越南菜

Tuesday, May 03, 2011

the intimate adventures of a london call girl
















The intimate adventures of a london call girl 
(倫敦應召女郎日記)
by Belle de Jour
paperback or read her blog




有些女生是永遠不能安定。
她們骨子裡有著毀滅性的因子。她們害怕幸福讓她們平凡,所以要毀掉它/她。



思念倫敦。
她寫道:她裸著上身坐在車子前面讓男人在座位後撫摸她的胸部捏著她的乳頭。
地點:central London



設計師的生活比高級應召女郎的生活還要像個婊子。
她時薪三百英磅穿Dior拿著Fendi。媽媽生找她陪客,她可以說不做就不做,然後跟友人去high tea去歐洲旅行。回來時客人還會找上她。



我明白為什麼沒人看我的博客。
Sex sells everything!我這裡純過蒸餾水,又扮文藝,悶死人。



她是她
她描寫性愛的情景像極男人,疏離無情,情感漠然。可她自嘲自己的生活,文采又像 Nick Hornby (雖然不是什麼大文豪,可是婊子文筆像 Nick Hornby 已足夠讓人嘩然)。她漂亮、幽默、 受過高深教育,大言不慚的告訴世人她是個婊子。她享受性愛,享受用這個方法賺錢。儘管她說工作的時候幾乎都不會有高 潮,那請問大家工作的時候有多少人會有高潮?早陣子Belle de Jour 公開了她真正的身份,有人說她為宣傳,我覺得是勇氣。不要以為外國男人就是性開放, "Your wife/ girlfriend is a whore"始終是禁忌。

但願她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