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30, 2008

我們在你的位子上放了鮮花






















那些毋忘我上有小花,最讓我討厭。我有點微微的傷心,就只是點點。我只想把花丟掉,它們的燦爛都是不合時宜的咒語。


Tuesday, April 01, 2008

free tibet










這些日子跟M聊天都是關於藏獨的問題。 他說當奧運聖火傳至都靈,他會走到街上遊行。M完完全全代表了西方民主社會的主流意見,不管是不是有外國勢力插手,不管喇嘛僧侶有沒有使用暴力,說到底就是因為中國漠視人權;而我,我很迷惘。起初我跟他辯論,我說你們外國人只看自己的新聞懂什麼中國國情你又知多少?不要因為有一個中國女友就以為自己是中國專家。他說當你看到一隻羊跟一匹狼在搏鬥,你猜是誰挑釁對方?會是那隻羊嗎?我說這一群喇嘛利用奧運引起外國注意,還不算深謀遠慮?奧運本就不該淪為政治手段。他笑他說中國老早就把奧運當作政治目的,喇嘛們就只是參了一腳,有別嗎?

然後當中國封鎖消息驅趕記者,那是真的蠢到了家。這一代中國領導蠻有智慧的,美中不足就是總愛把全世界當作白痴。人家不是你自己的愚民,在cctv上播放幾個重複又重複「喇嘛僧侶殺人放火」的影像就可了事。卻不知自己底子花,你說你沒有派軍隊鎮壓沒有坦克沒有這個沒有那個,人家都信你有了。中國式的政治智慧就是把自己的頭躲在沙子裡屁股卻在外亂拉屎,還要是稀的,然後大聲說我從不拉屎,自己說著說著,也漸漸相信自己從不拉屎。可惜人家不是在沙子裡看你,你自己屁股沒擦乾淨臭屎幾堆,其實誰都知道。

進大學的時候Ocamp沒去,卻去了西藏。那時候青藏鐵路沒通,以為漢人不多民風也純。卻記得嚮導輕輕的跟我說,現在布達拉宮裡的僧侶全不是僧侶,卻是公安披上僧衣假裝。喇嘛僧侶幾乎不可接近他們的聖殿,目的就是怕藏族一把火把布達拉宮燒掉,來個一拍兩散玉石俱焚。原來布達拉宮前有一個湖,當你攀山涉水千辛萬苦終於來到聖城,你遠遠看到兩個布達拉宮,真實與倒影之間,世事虛幻如藏傳佛教的教義。可惜他們遇上紅軍,破壞文化歷史他們是一級棒。把湖填平,來一個「中國xx大廣場」,然後你看著布達拉宮,你會想自己到底是在天安門還是西藏,這的確是另一種「虛幻」;驅趕喇嘛僧侶離開,把這個原來政教合一的地方當作低俗旅遊境點。那一年在那廣場上我看到劉德華在表演,我是有點暈眩。在中國的地方,人間無淨土。

藏民本性悍烈,你把大量金錢掉進來又如何?他們保衛的是世上最可貴的自主。中國政府不明白,大慨香港人也不會明白。反正港人最關心的是「阿爺會比幾多著數我地」,又或是股市裡上上落落的數字,爭取民主自由?唔好玩啦!Free Tibet—這是我唯一想說。我知道我知道,藏獨以後又會有新獨台獨,可是誰又在乎?我本就不愛
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