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2, 2017

我們壹。很好很好




晚飯吃得很飽,Antibes 鎮內的中國餐館其實是越南人開的,只能算是東南亞餐。他問我想去哪裡,我指著遠處的Le Nomade 說,就去探望我們的老朋友吧。雖然已是九時多,可法國南部的夏日特別長,天邊還有彩霞。沿著舊城牆頂走,Antibes 的碼頭泊滿富豪的船隻,Nomad 就在舊城頂的平台處。


 

日落以後還有涼風,好幾個人都跟我們一樣到這裡走走。亮燈以後的nomad 很神秘如鎮內的魂。我們請了一個英國女孩幫我們拍照。我提議走上圍牆去坐,他說好。圍牆上差不多有兩米多寬,舊日應該是用來抗敵的。我們仰臥著,吹著海風,不著邊際的閒聊著,彷彿剎那間便成了天長地久。


明年今日我們會在哪裡,誰知道。我們壹很好很好就夠。




Wednesday, April 19, 2017

朝思暮想



 



我把它名為朝思暮想蛋糕。

回憶裡是紅色的粉紅色的白色的,卻忘了味道。只記得放進口內的慕絲是說不出的涼快,像夏天炎熱難耐時行走山徑,特意跳進溪澗裡嬉水的剎那。四月剛好是草苺時節,我不喜歡草苺,可是把草苺造成蛋糕,甜甜絲絲的,如愛戀。

好幾年前,也許是第一次到cagnano也說不定,他媽媽弄了這個蛋糕。我不打算去學,如果想吃的時候就回來這裡。

漸漸地,這個小鎮也成了我另一個家鄉。



 

Saturday, April 15, 2017

耶穌受難日


 


這天齋戒,要不然就成了罪人。

教士們舉著十字架抬著耶穌,聖母緊隨在後。我們像信徒重走耶穌受難的苦路十四處,剛好繞著小鎮一圈然後回到教堂。在耶穌和聖母之間,誰也不能越過。「如果袮不是神之子,我不會讓你死去。」儀式裡的唱頌如是說。

想起好幾年前去san macro 看frecchia 火海般的受難節,那種異教徒的文化沖擊震撼至今。相比cagnano 的苦路,這裡就變得低調。最後的詩歌唱了一句:evviva la croce ,意思是歡欣的十字架。耶穌死在十字架上,有什麼好歡欣的?我問。因為我們是羅馬人,他笑說。

儀式完畢,大家排隊走進教堂吻別耶穌和聖母像。這是小鎮裡的重要社交場合,見到了好幾個朋友也打了招呼。在這古老的小鎮裡,古老的宗教仍有著古老的儀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