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8, 2007

互不相干


一如以往,病的時候就喝杯中藥。

聖誕經已過了嗎?這麼快樂的節日總是快過。
儘管貝羅齊爾遇刺波鞋街要清拆香港2012/2017/20xx都不會有普選, 關上電視新聞,再吃一顆維他命C,跟情人談談情然後倒頭便睡。

我們都活在兩個世界裡。

Sunday, December 23, 2007

之於 folding architecture










Sophia Vyzoviti 的建築意念 — 摺疊式建築 (folding architecture) 是挺有趣。如日本摺紙藝術,她把同一平面或物料不斷摺疊,然後造成一件物品 (object) — 可以是衣服、手飾、甚至是建築物。在設計的過程中 (design process) 那是一個不錯的開始,然而到後來,往往都成了空洞之物。

這樣的意念大抵是八十至九十年代那解構主義建築的分流。1993年,法國著名哲學家 Deleuze 寫了一本書名為 「the fold」 。他從新研究巴洛克時期 (Baroque period) 一位思想家 Leibnez的理論,從巴洛克時期的建築開始廷至整個宇宙的時空,均是摺疊式的。那時候許多著名建築學家如 Zaha Hadid、 Rem Koolhaas、Peter Eiesenmann均研究摺疊式建築的可行性。我猜想那是一個很美好的時代 — 一切都是那樣讓人驚歎。從此建築便變得很不一樣:時間與空間的摺疊、室內空間與室外空間的摺疊、城市與建築物之間的摺疊、過去與現在的摺疊。然而十多年過去,差不多的建築設計你可以在巴黎香謝利舍大道找到,也可以明年夏天到北京看看,幾近泛濫。若說建築只是關於光、空間與科技,那麼人與環境在建築學裡的定位又如何?早年建築大師的詩意美學都變得喧鬧不堪。

從什麼時候開始,建築已如時裝:分春夏秋冬論歐美最流行最時尚包裝,然後世界各地不論建築師還是建築學生,都一窩蜂追趕那樣的潮流。誰是deleuze,重要嗎?也許你會說,只要漂亮就可以。我也可以說:even that statue is handsome, i dun want to fuck with him (1). 抱歉,在那樣的建築,我看不到靈魂。

註(1) quote from michele costantino soccio

Friday, December 14, 2007

The Yellow Cup

yel-low {yel-oh} noun, adjective, -er -est, verb
-Noun 1. a colour like that of egg yolk, ripe lemons, etc., the primary color between green and orange in the visible spectrum, an effect of light with a wavelength between 570 and 590nm. 2. the yolk of an egg. 3. a yellow pigment of dye.
- Adjective 1. of the colour yellow 2. often offensive e.g. oriental person. 2. jealous.
Cup {kuhp} noun, verb, cupped, cup-ping
- noun 1. small, open container made of china, glass, metal, etc., usually having a handle and used chiefly as a receptable from which to drink tea, soup, etc. 2. the bowlike part of a goblet or the like. 3. a cup with its contents. 4. the quantity contained in a cup. 5. a unit of capacity, equal to 8 fluid ounces (237 ml) or 16 tablespoons; half-pint. 6. an ornamental bowl, vase, etc. esp of precious metal.


hold a yellow cup now, and make it like those chairs.

cup written text by my michele.

Saturday, December 08, 2007

13

這夜太深,只想聽一首歌。


葉子 - 阿桑

我喜歡夜裡的孤單
那是一個人的
狂歡

Monday, November 12, 2007

Sunday, October 28, 2007

11


i just want to disappear
completely , and then
i deactivate my facebook account
forever, and
will
never open it again.

Saturday, October 27, 2007

在這個晚上我們一起跳飛機












拿起粉筆在地上畫畫畫
然後拋起豆袋跳跳跳
12....3
123....45.....6..7
最後天地往後一摸
我霸佔了一所房子,6號。
媽媽也有一所房子,1號。
其他人沒有房子。
兒時的玩意就最好玩。

Thursday, October 25, 2007

合氣道


當我看著道場裡那人不停的轉,使我想起太極雲手。如空手道源於中國的詠春白鶴拳,相信合氣道亦與中國武術有關。也只有這個時候,才會激起我那丁點的愛國情緒。也罷,反正我就愛這武術背後的哲學。澔林解釋老師父的用劍我仔細聽,如小時候純真簡樸的我們。我倆笑說考上黑帶時約定一起到日本集訓,看櫻花。我們這個年紀尚有這樣的稚語,大家實還是不折不扣的大孩子。






Thursday, October 11, 2007

醫院


設計醫院讓人頭昏腦脹—
OT、ICU、CSSD,還有ABCDEFG
開會瞌睡時驀然想起杜魯福於《日與夜》所說的話:
"Making a film is like a stagecoach ride in the old west. When you start, you are hoping for a pleasant trip. By the halfway point, you just hope to survive."
我跟杜魯福的差別,就在於到最後,他還拍到一齣好戲;我呢,只要醫院裡的人不會被撞死就已很精彩。


Thursday, October 04, 2007

我們是這樣開始的













一年前我們在威尼斯手牽手。你總是如此可愛。在那十月的戀愛季節,送我氣球花然後說很愛很愛我。你問我愛不愛你,我也說很愛很愛。就這樣我們啦啦啦的唱著童謠穿過不同的橋,橋下的船家也跟著我們一起高唱還拍掌。我們見到小狗咬著玩具白鴿子飛進店內還有黑貓在打呵欠。那時候我忘了形,我是多麼喜歡跟你在彎彎曲曲的道上迷路。有人說,在這迷人的小城裡發生的愛情故事定必美好。

這一年都很美好,真的,很美好。

...........................................



我們在橋上就是高唱這歌,然後街上的人都跟著和音,是那樣難忘。


Sunday, September 30, 2007

停留





「當一個人爬山涉水,披荊斬棘,終於爬上一個視界遼闊的空曠地,而發現再下去便是一路坦途時,他最好是停下來,好好地想一想,下一步如何走才好。」
—— 佛洛伊德《夢的解析》第三章

慶幸還有這個地方,讓我停留整頓思緒。


Thursday, September 27, 2007

茄子











花園裡的茄子熟了,爸媽都等著我採。
完全沒有付出就成果,我依然是那個愛窩在家裡的小女孩。


Sunday, September 23, 2007

bob-bbb


她好像是去年十月死的,我不清楚—如卡繆斯的名句般疏離。在回憶裡亂竄,卻只能抓到那片面的碎。舊居裡角落裡廚房裡花園裡。也許是房子太大,她是那樣嬌小,不知跑到哪裡去找吃。她是最愛吃。


Wednesday, September 19, 2007

缺了的一塊



我把我的心遺留在那美麗的小鎮

收拾行李時就只帶走他送我的小禮物
從此以後不論何地
那缺了的一塊總是迴蕩著意大利的手風琴聲
是耳語,淡淡的,帶點哀愁。



Friday, September 07, 2007

忽然看到天地


即便是如此睏,精神也處於亢奮。Jason拍我的肩說it's a very good presentation,然後昨夜的燈火通明已是上世紀的事。北京女孩特意等我,我們都說現在就是享受天地之時。我們什麼都說。說六四、說中國政治、說China Great Firewall,肆無忌憚。也對,就吃一頓豐富午餐。Bond Street轉角的那一條窄道,還是可以通往秘密花園。陽光在這裡如此罕有都成了寶,我們卻愛白。一碟意大利蘑菇麵慢慢吃,偶爾想起遠方的臉就微笑。


街上滿是名店。我說我想去prada親自撫摸Miuccia最新研制的衣料,聽說是誇啦啦。經過LV, 就知道prada不遠矣。從走進店子裡的一刻已是虛榮,卻讓我心裡發毛。高高在上的姿態,告訴世人從來沒有平等這一回事。衣料是用膠片放在mohair 上熱溶,然後剪裁得宜,價錢385英磅,句號。相比時裝界的前輩們如Yves Saint Laurent 或 Coco Chanel 人類革命般的發明,這樣的衣料是小毛。人們都愛大驚小怪。

然後北京女孩帶我到另一店子大開眼界—Abercrombie & Fitch,其宣傳手法是真正的震撼。他們僱用專業模特兒於店內做售貨員,親自作衣架。門口站著三個高大的美男子招待,其中一人還要脫去上衣露出胸肌露出內褲邊。走進去時他們還說一聲:halo ladies。我以為我到了男妓院。燈光暗黑,音樂節奏強烈,彷彿真的在夜店內,只差著沒有酒。那隱秘的性暗示,是另一種的「sex sells everything」。

我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
眼花繚亂。

Wednesday, September 05, 2007

我是野性美


年前跟子一討論一個頗準的心理測驗:
自選三種動物,按喜好分先後然後解釋你的選擇。

我記得我是:
1. 野馬
(無拘無束、不受別人控制卻害怕有天被人馴服、野性、美)
2. 豹
(獨行獨往、有殺傷力、野性、美)
3. 狐狸
(於倫敦郊區偶爾見到狐狸,原來狐狸是那樣聰明、漂亮、神秘,真能夠迷惑人,難怪天下皆稱第三者為狐狸精)

而心理測驗的結果是:
1. 你希望人家怎樣看你。
2. 人家怎樣看你。
3. 實際上的你是怎樣。

原來不論實際上還是在自己心中我都是如此的野性美,真個是自戀狂。


Tuesday, September 04, 2007

惡魔在身邊

可以相信嗎?在趕死線的時候惡魔特別多:
電腦的顯示器壞了、mouse 屎不靈光、打印機不能打印、零晨五時忽然全屋停電、單車被偷等等等等。除了證實電腦不是我的好朋友外,情緒依然高漲,可以唱歌在房子裡跳的士高舞。請讓音樂與我作伴。

Being Boring - pet shop boys
video by Bruce Weber



cause we were never being boring
We had too much time to find for ourselves


Sunday, September 02, 2007

繼續。























就讓我這樣走進那從不存在的露天劇場。


Saturday, September 01, 2007

這些日子 05


























畫呀畫畫呀畫畫畫畫畫畫畫畫呀畫畫呀畫
畫呀畫畫呀畫畫呀畫



Monday, August 27, 2007

10




一個人、一份感覺
曾經是那樣輕狂。




José Padilla - El Sueño De Ibiza



Tuesday, August 21, 2007

dedicated to ...



夢中我問他你認識chicane嗎?
他微笑他不語他面目模糊
很久不見可是我們根本從沒相見

你可認識我?





chicane - saltwater




Thursday, August 02, 2007

我看到不同的你



只想異國苦戀也可以變得瀟灑
如這歌。






in another place
i see a different you

在另一個地方
我看到不同的你

koop

Wednesday, August 01, 2007

告別安東尼奧尼
















Michelangelo Antonioni (安東尼奧尼) 1912 - 2007


michele 零晨三時多電話來話,告訴我安東尼奧尼逝世的消息。
我說我有點傷感,可是不多。他說為什麼還要悲傷?他的作品就是永恆。


related site:
兩年前的一篇: 喜歡安東尼奧尼


Monday, July 23, 2007

遊園









我算算錢包裡的錢,只有£4。牆上掛的餐牌手寫的,沒看清楚價錢,大慨只能叫一杯咖啡和一塊小蛋糕。侍應都在忙,星期天人就特別多。我四處打量這農場小店樸實不華,卻是這樣優雅。窗邊放滿自製的藍草莓果醬,瓦地磚深紅色的,牆上都掛了這地方的歷史


mudchute 農場公園,始於1974年,位於倫敦isle of dog….


細看那些舊照,都已是百多年前的東倫敦。那時候整個地區都是船塢,這兒只是一片爛地。為了開發船塢,多餘的泥土都放在這地上,形成了小丘陵。泥土都是從泰晤士河的河床挖上來,土地肥沃,因此這地方名為 “ mud-chute” (意為「泥土的斜坡」) 。蒼海桑田,這一帶已發展為商業地區和住宅用地,那當是後話。這小丘陵後來就成了倫敦最大的城市農場 (city farm)


我住的地方就在農場入口不遠處,每天出門就要經過這兒,見過牛豬兔子,還有火雞。當天朗氣清,下午牧羊人就會放羊兒在草坡上吃草。風吹草低見牛羊,大抵是這意思,只不過還可以瞥見遠處的高樓而已。有時候午後我愛躺在草地上發呆,看雲飄,無所事事就過了大半天。風日閒靜,每次經過雖只短短數分鐘,已覺豁脫了塵俗。


農場公園那咖啡座是一對年輕夫婦開的。大抵會有這樣一個主意,都是恬靜人。今天走進店子裡見廚房有一男女,也許就是店主人也未知。倫敦這天氣極好,不冷不熱風和日麗。我坐在店外,吃著那藍草莓巧克力蛋糕,看一家大小在這兒看牛看馬。


我愛這樣的遊,遊於平常,就只是住處附近的園子,已較我樂上大半天。



related site:
mudchute park farm




Saturday, July 21, 2007

Monday, July 16, 2007

9



零晨四時,未能入寐。晚上偶爾小酌,微酣。

亂播著似曾相識的音樂,serge gainsbourg那性感模樣
呢喃低調,
我早已失神






---------------------

Saturday, July 14, 2007

戀人瑣語



我們擁抱聲音至深夜。倫敦還如初秋,我穿了他的毛衣繾綣床裡尋找
氣味。


我說我很喜歡他傳過來的那首歌,現場錄音版本真讓人震撼。1975年較1974年好,是嗎?是的,如鳥。你知道為什麼那麼多翻唱這歌的人都唱不好?我問。不知道。不是因為那些高音,而是最後一句:"and everytime that we, oohh...." 很多歌手都不懂。噢。我們依然喋喋不休。

我聽說minnie ripperton 可以唱五個八度。我可以唱三個,他說。他就唱了三個八度,差了點。我也可以唱三個八度,我說。我也唱了三個八度,也差了點。我們都哈哈哈哈哈的,直到白日常做的夢,斷續瑣碎。

我依然記得—
那電話枕在耳旁的暖。






.........................


Wednesday, July 11, 2007

關於煙
















if i
stop smoking, will i live longer?

畫室門外盡是抽煙的人
一天有人在門邊貼上這字條
他們自有他們的一套哲學
膽小如我只能循規導矩
遠看他們那動人的糜爛。


..............................


我問isabel 她對倫敦全面禁煙的看法
她說: we should ban all banning
(我們應該禁止所有的禁止)
我笑。我們都笑。我們都失望。
從此以後這地方是如此健康
直讓我雞皮疙瘩。


Saturday, July 07, 2007

Tollesbury 的下午












Isabel躲懶從餐廳偷跑出來,坐在長椅子上抽瘀
只有風在喃呢跟船杆耳語
我脫了鞋抽起裙子跑到湖邊嬉水


原來這湖還有小魚兒,我說,綠色的
還有紅色的,她說,我見過。


我踢著水泛起水下的沙,都濁了
她翻閱借我的詩本,martin stannard,說
知道這書是個男孩送我嗎?我踏著水,問
哪個男孩?她低頭書裡,喃喃一句
也聽不清她說什麼


倚在她旁把腳曬乾沙子都黏著,去不掉
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話都變成風景
她說她餐廳裡的女侍應都是婊娘養的
我說Tollesbury這地方彷如小天堂
五時五十分,太陽還如中午只多了份溫柔
還是回去,她說
這錢是不易賺的,我說
她輕笑,她笑時最剛強。


陽光耀眼回頭看她
活像卡門那媚樣女子
可以迷惑眾生


Sunday, May 27, 2007

這些日子 04



ecstasy of mind
ecstasy of mind ecstasy of mind ecstasss s y ofmind ecstasy of mind ecstasy of mind ecstasy of mind ecstasy of mind ecstasy of mind ecstasy of mindecstasy of mind ecstasy of mind ecstasy of mind ecstasy of mind ecstasy of mindecstasy of mind ecstasy of mind



Sunday, May 06, 2007

她走了。



有兩個女孩在煮菜
灑了點胡椒粉
沒用完還留下大半支

其中一個走了
回到那個
原來的地方
倫敦這老癟婆只揉一揉鼻
小小的一聲: 乞痴
全不作一回事

另外一個
托著腮獨個兒吃
慢慢的咽

慢慢的
慢慢的

那味道不再一樣

菜早就冷了。


....................................................


此文送給那個走了的女孩
我最好的朋友
祝幸福。












our first cooking
@chelmsford, sept 2005



Thursday, May 03, 2007

茱麗葉的夢



半夢半醒間
他站在她的窗下抬頭看
小燈微亮

輕輕哼著小調

是一種很茱麗葉的夢


迷曚中收集聲音
她以為是幻覺
一定是
直到那寶石藍的小鳥飛進屋子裡
在她的耳邊喃呢
並告訴她:
那個人哪,已經來了


--------------------------------------------------------




有一些歌曲,
你只想爬到屋頂上
大唱大跳
告訴全世界
and i found this boy



related site:
maia hirasawa myspace




Sunday, April 29, 2007

星期六的下午



星期六的下午
有陽光、涼風和藍天
我們躺在草地上
談著無聊的話題

松鼠在旁嬉戲螞蟻在搬石頭
你指著樹間說,看
那小鳥在喙木
嗯。真小
牠飛走囉

然後我們都嘻嘻哈哈的

星期六的下午
我們就這樣靜靜的靠著
讓陽光照到臉上
春日和暖。


Wednesday, April 25, 2007

後記




這幾天睡不好,夢見失眠,合上眼細看夢魘,醒時只殘留影像。

早上醒來以為星期六那件事原是夢,倒頭再睡;然,尋錢包不著,不禁懊惱。身無分文,問同屋的上海姑娘借來20英磅只為傍身。銀行早已開門,下午逃學踏單車前往之。途經那農場公園,實沒多餘悸。只是細看地理環境,猜想那賊應靜待多時。那是個彎路斜坡,死角,即使有人正前往也要些時間才看到,不禁暗罵自己笨,專挑這路走。不過我倒驚訝自己冷靜,手無搏雞之力還要反抗,當然在情人面前憶述時還是流了幾滴淚。

電話聲響,是警察叔叔。
他說從街上的閉路電視看到可疑人物,問我還認不認得。我說我只認得那雙眼睛,其他部分我看不到。他說這也好,就預約下星期三到警局玩拼圖。倒是有趣,便答應。

回到家中收到類似社署的信件,專幫助受害者的。雖然把我的名字寫錯了,然而收到還是很窩心。求助是不必了,也不是什麼大事。發現自己不是一個被溺愛過度的孩子,甚喜。














於路上拾到一本小冊子,關於美國羅斯福總統的演說:
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
(我們唯一要恐懼的是恐懼本身)
意思倒是巧合。


不要多想,今晚就睡個他媽的好覺吧。


Sunday, April 22, 2007

我愛成龍之咪郁!打劫


時間:某四月黃昏
地點:某某倫敦農場公園
人物:小女生一個、少年賊人一隻
道具:單車一輛、8寸長刀一把、黑色銀包一個、紅色手帕一條


幕起

小女生戇戇居居的走過。少年賊人騎著單車從後截停。


賊人 (紅色手帕半掩面):
咪郁!打劫!

(小女生毫不驚慌目無表情,只是有點不能相信這世上還有這種周星星式的咪郁打劫)

賊人
(不耐煩,亮出八寸長刀)
而家打劫呀!
d拎哂d錢出黎!

(小女生如夢初醒,立刻於袋中尋找銀包;
同一時間賊人不斷說:快d拎哂d錢出黎!快d啦!拎哂d錢出黎!)

(小女生終於在那大大的袋裡找到銀包,無奈裡頭只有10英磅 )

(給賊人10英磅)

賊人 (面上帶點不能相信的表情) :
10磅?比哂成個銀包我!!

小女生 (開始反抗):
我真係得10磅咋!!!

賊人:
d比我!

小女生 (堅強的):
唔可以!!

(賊人刀子一晃,小女生深怕毀掉其花容月貌,何況雲英未嫁,只好死死氣氣地被那死賊子搶去銀包)

(賊人騎上單車準備離去)

(小女生露出其兇狠性格,想尋石頭打爆那死賊子的頭;然而地上一粒小沙子也沒有。)

(小女生深深不忿,賊人已遠走)

小女生(心想)
如果我係成龍,如果我識chinese kungfu, 我一定用一個鯉魚翻身先折斷你手瓜,再用你把刀將你凌遲、插針、活埋、斷椎、灌鉛… (下刪數百酷刑)


幕下


後話:

小女生一角內心戲甚多,最好選有經驗之士 (即本人)。
由於劇情發生於倫敦,因此以上對白請自行翻譯英語。
太平盛世,被打劫已是大事,值得一記。


Friday, April 20, 2007

孔子在跳迎春花



夏丏尊說過「命苦不如趁早死;家貧無奈做先生」
夏先生,你錯了。
起碼你那個時代先生還算是個人,現在當老師的下班以後還可以像個人就已經很不錯了。

在久遠的年代,學生都要奉承老師,希望老師可以將畢生武功傳授,即使是萬分之一,就已經很好;然後到了我的年代,奉承是不必的了,因為我知道他一定要按教署辦事。然而當老師板著臉時,黃毛丫頭還是會害怕的;然後經歷了董治八年,忽然興起了什麼「愉快學習」什麼什麼「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理念,全城效應,好像真的好愉快。然後有一天,各位學生各路朋友都可以在網上看到這齣小丑在扮老師的短片

可以想像到嗎?那些秉承萬世師表孔子的老師們竟然在跳迎春花,只求學生能夠愉快學習,就差著沒有跪地哀求。


這是一個什麼年代?
這是一個無恥的年代。


related site:
inmediahk
kursk


Tuesday, April 17, 2007

23 ~ blonde redhead



只想可以埋在裡頭
一直聽一直聽一直聽...
便是好。









blonde redhead - album {23}




related site:
blonde redhead myspace





Friday, April 13, 2007

8



關於眼睛:


沿著湖泊漫步
蔚藍清澈卻不見底
丟一顆小石子
沒什麼漣漪
走時他還不知道
她曾到此一遊



Thursday, April 12, 2007

both sides now


joni mitchell 2000年tribute


那一年她26歲,跟我一樣大,寫下了 "both sides now"
不知道哪來的智慧,可以寫出跟年齡不相稱的成熟
然而她的演唱還是一個花樣女孩模樣。縱使不明白生命是什麼,前面的路還是讓人期待的。

三十年後,當她再次演唱同一首歌一切已不一樣
幾十年的菸不離手聲音都已低沈沙啞
是一個滄桑的女人在訴說著
尋尋覓覓的故事
彷彿是真的,再也找不到答案。


她的歌,是哀愁,緊緊的揪著心悲痛不已。


謝謝,Joni Mitchell



related site:
Joni Mitchell 1970年版本
Judy Collins 版本



Monday, April 09, 2007

鞦韆














models: sk & ed




小孩在
嬉戲我們在

鞦韆

那日落
的氣味讓我想起
小時候
婆婆家跟屋村
孩子玩耍的日子


--------

還記得嗎?
你上一次盪鞦韆是哪時候呢?





Saturday, April 07, 2007

醋油瓶子













好朋友結婚,買了這樽醋油瓶子作禮物。

瓶內有瓶,二者結合不再分開
卻又仍然各有自己的命理
大抵就是結婚的意思



特別鳴謝:林妹妹
oilvinegar



Sunday, April 01, 2007

不是詩人



What's in a name? that which we call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would smell as sweet.
- Shakespeare, Romeo and Juliet


縱使我們用其他名字來稱呼玫瑰,它的香味還是依然芬芳的。
- 莎士比亞,羅蜜歐與朱麗葉




你一直不承認你是一個詩人,你說你不會寫詩。

你說你比較像哲學家,理性分析然後尋根究底。

然而詩人的情懷你都有了,那還跟我爭什麼呢?



Saturday, March 31, 2007

這些日子 03









my wood with metal

很久沒試過這樣暢快,尤如走上雲端,就連做事的時候都是哼著歌的。
畫畫做模型研究設計,我知道,將來一定會好懷念這些日子。


Tuesday, March 27, 2007

3:1-9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

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
殺戮有時、醫治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跳舞有時.
拋擲石頭有時、堆聚石頭有時.懷抱有時、不懷抱有時.
尋找有時、失落有時.保守有時、捨棄有時.
撕裂有時、縫補有時.靜默有時、言語有時.
喜愛有時、恨惡有時.爭戰有時、和好有時。
這樣看來、作事的人在他的勞碌上有甚麼益處呢。



傳道書3:1-9



第一次聽到這章節是在
張婉婷《宋家皇朝》這電影裡 — 那一幕,眾人都圍坐著,孫文朗讀。在日本的庭園裡,很靜很靜的。宋慶齡那時候跟他互生情愫,正當所有人都合上眼睛禱告,只他二人對看著 … 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 那些大道理在情人眼中都是那樣微不足道。他的國語他的腔調還有那電影音樂,都讓這聖經金句加了份浪漫



很瀟灑的一個章節


也是我最喜歡的


Sunday, March 18, 2007


Klimt, Gustav {Kiss 吻} 1907-08,
Österreichisches Galerie Wien, Vienna


我把海報掛在房間裡,相比那華麗的金
箔,現代印刷是差多了。研究學問是難事,我就是不夠專心。那頭還沒看完關於Munch的文章,這頭就栽到Klimt的世界裡。Klimt的畫風像古埃及像拜占庭,好多年前就愛上了。早前到羅馬,剛巧住的旅館牆上掛了這麼一幅海報,用金色的畫框襯著,實在好看。回到倫敦到處搜尋,也不難找。細看此畫,情人的衣服都分不出你我,豈只接吻那樣簡單?Klimt 的畫其實都很色的。畫中黃色的部份還有背景原是用金箔一層一層蓋上的,只是幻想就覺華麗。黃金的永恆感跟情人間剎那的吻成了對比,是如此強烈;看那腳下的花,情人跪在懸崖旁親吻,看似浪漫卻又是這樣的吊詭,是怕愛情消逝?還是死亡將近?著教人入迷了。



Monday, March 12, 2007

羅馬的夜

pantheon 萬神殿 ‧ piazza di rotonda

更多圖片



我發現我跟文學的距離好像越來越遠
我發現我不會寫



有夜在羅馬看到了月蝕。接到他的電話,他說今晚會有月蝕,紅色的。我跟Shermishta兩個丫頭就走到萬神殿的台階前坐看。那個月亮有說不出的怪異,迷矇中看到了灰紅。電話響起,他問我看到了沒有我說看到了。他笑說現在我們可以用那經典對白 — 什麼「兩個人在兩個地方看著同一個月亮」。我笑。胡鬧了一會就掛線了。靜靜的坐在Shermishta旁邊,她說這夜真浪漫,然而跟我在一起,ro"man"tic without a man,我跟她就只有Rotic。我微笑。



Thursday, February 22, 2007

小遊戲



遊戲規則:
我先形容房子,他畫的同時我也畫。
沒勝負之分。
只為消磨時間,一樂也。



特別嗚謝:adobe photoshop & sketchup



Monday, February 05, 2007

年過三十租房子



房東整個週末都不在家,自己一個樂得清閒。自從決定這個月會停止租約以後,他們的騷擾 少了,我更可以在屋裡獨來獨往,不用看人家的臉色。倫敦是個很奇怪的城市,太早找房子是找不到的。往往看廣告,房東總希望你可以當天就搬過來,所以現在光著急也沒用(其實也沒著急)。看房子的事還要多過兩個禮拜,現在每天就只可瀏覽網上的房租廣告。

來到倫敦就喜歡搬家,朋友都說我怪。反正在這裡我就沒有一個家,漂泊流離反而合襯。住到新的房子裡,認識新的朋友,熟悉新的地方 — 原來這裡只有Sainsbury卻沒有Tesco、發現這街口有一間不錯的咖啡店、從這兒到Tate Modern 只要乘巴士就可以了…即使又是平凡的一天,可就是這些細微的改變,已教我高興了一陣子。

這段時間房租廣告很多,瀏覽大半天,有趣的如下:
1.
律師(具吸引力)提供住宿,免房租,只求親密關係
2.
免費租住入型入格雙人房 (只限女性)

3.
尋女性分租,不用任何費用

最後那個廣告最有意思:
「我有一部全新的手提電腦和四部電話,你可以隨便用。」
「我想要十八至三十歲的。若閣下是三十以上,感自己仍有其吸引力,也可發我電郵。」

若果以倫敦那些鳳姐兒每天的收入再乘三十天,也許賠本也說不準。

當然,年過三十的另計。

難怪女人都想在這天以前嫁掉了。




Saturday, January 27, 2007

畫和木頭



作畫的時間越來越長,可只畫了這樣一個角落就已是好幾小時。那幅木刻圖已完成了四分三,原想加上油彩或水彩拓印出來,然而效果不是太好。也許因為找不到好的木,也許線條太幼,也許我太笨沒做好測試,也許。Jason提議,可用黑鉛墨磨於紙上讓線條顯現。埋頭苦幹了兩天,還有一大部份需要擦去,然而總算有點成績,蠻歡喜的。

看了好幾本關於木刻拓印的書,就只有那日本木板畫的資料最詳盡。有些地方看了好幾篇還是不明白,問日本朋友他們也不知所以。不想不了了之卻只好了了。可惜時間不夠,要不然總可胡天胡地一番,那可就開心。

------------------------------------

在路上拾荒,撿到一塊腐爛的木。木只有手掌般大,爛到木紋裡去還有青苔,那美感不可方言。我嘗試把木放進我最近做關於原料腐爛的實驗,卻不知該如何處。捧在手上,左看右看,只恨自己不夠聰慧。把木放在影印機上放大放大放大,木紋變了一幅抽象的畫,是很美卻仍跟我的實驗毫無關係。這幾天我得好好的思考一下。


這些日子,我就是在畫裡木頭裡過。


Monday, January 15, 2007

探戈的印象


我沉默了好幾天

1972年
{巴黎最後的探戈}
last tango in paris



最後的探戈
自殺
婚姻
橙色

馬龍白蘭度
巴黎
性慾
Francis Bacon
過去
1972
教父
孤獨
牛油
性慾
小孩子
隔絕
死亡

哲學
bertolucci

愛情
憂傷


我不能分析
像詩一樣的電影



Thursday, January 04, 2007

沒有童年










倫敦有這麼一間博物館,名「童年」(Museum of childhood)。

館內一直裝修,沒機會去。現在重開,就趁著假期走了一趟。我常想,到底「童年」可以如何展覽?「童年」是一段時間與空間的交合,每人不同每個年代也異,直讓我好奇。

博物館就在我家附近,踏單車不過是三十分鐘。走到館內就知道他們把名字取錯了。展覽的全是古今中外的玩具,兒時讀物是有的,但不多。理應說是「玩具博物館」才較貼切。「童年」就只有玩具而已?未免少了份深思。失去了,一切是那樣珍貴,所以才要收到博物館。然而「童年」跟那些年代久遠的
恐龍化石,又或是明清古不一樣 — 放到博物館裡,閒時讓人觀看,卻從不屬於任何人;「童年」是自己的,就只屬於自己一個,逃脫不了也抓牢不住。這樣的一份幽思,卻如何可放進西方慨念的博物館?毫不灑脫最後就只可以像笨牛一樣死命保存著各式各樣的玩具,卻尋找不了我的童年。

盡管如此,這博物館還是讓人快樂莫名的。

小孩子都在嬉戲都在跑來跑去都在笑,像遊樂場。

這博物館不應該是屬於小孩子,因為他們還有童年。


赤子之心,還有嗎?
期待之心,還有嗎?
好奇之心,還有嗎?
赤子之心,還有嗎?


這博物館是屬於長大了的小孩子,
像這館,因為我們都沒了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