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31, 2005

古堡
















051229 Rising castle



夜降了一埸雪
混沌白色一片
不知天與地


走到了英國一個古堡
漫天風雪就有一種蒼茫
九百多年前的地方
這裡有國皇皇后幾代人勾心鬥角的故事


古堡前有一間小屋,售票的
看守著古堡的是一個老人家
說著純正的英國腔也像個紳士
想來我是這幾天唯一的客人
熱情卻有種英式的距離感
他說霧大了也許沒火車回去
我就知道


古堡是一座很小很小的古堡
細小得有種莫名的親密
推開了木門仍感受到那份重
房間連接著房間和房間
古堡已破舊得沒了頂
所以看到飄雪落下
傾耳無稀聲
一個人走在古老木板上回聲盪漾
只想到百年孤寂的蒼涼


穿過浪漫的弧道
來到了古堡的底
地上有口古井
拋下一塊小石
至聽到聲響落地時
彷彿已過了好幾個世紀
古堡旁邊原有座小教堂
現在都不見了
只怕早已深埋於雪下
沿著護城土走
地上也是新雪也是簫剎


離開時候
有人在斜坡上玩雪
站在一旁
都看醉了



Friday, December 30, 2005

2

















漫天風雪
就應該溶化
冰島的音樂中


sigur ros

Monday, December 26, 2005

聖誕快樂














Richard Hawley "Ocean"




一首歌
一本書
一齣電影
一個房間
一個人


親手做了曲奇給所愛的
自己試了幾塊
難喝的雞尾酒然後給倒了
去年的蜜糖酒和可樂原來是相沖的
見到了爸媽然而他們卻見不到我
坐在書桌前無所事事又看看窗外的雲
有陽光 很藍
人們都回老家全市都有種靜默在守候著歡樂
玫瑰花塊的熱水浴讓我目眩
卻又是種
久違了的懶洋洋



聖誕快樂



Thursday, December 22, 2005

小鎮A的「好大的風」








051217




「好大的風」@小鎮A


畫者:小女生與林妹妹
特別鳴謝:大自然














Wednesday, December 21, 2005

小鎮A的15號門牌












051216





下了飛機來到了小鎮A
一個不知名的A
這裡的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著
不是旅遊時節也是東方面孔
沒有威尼斯的水也沒有羅馬的宏偉
就偏偏找到了地球上的一個A


民宿旅館於托加亞提街15號
看著細小又不詳盡的地圖
應該是這裡轉左向前轉右再向前
又或是向前轉右轉右又轉左
轉來轉去差不多又回到起點
名字都差不多什麼托加什麼亞提
就是沒有15號


走上二樓按鈴
沒人
我們要致電店主的手電
都笑了這荒謬
卻是個好地方



Thursday, December 15, 2005

1


















0512121019





火車上老人家與我對著坐
眼神看著倒退的山河
像天真好奇的小孩 又像是
黯然歷久滄桑


不知道


皺紋把臉劃分了不平的等份
看到了故事 還有舊夢
線條就一直延至腮下
是種美麗卻又有淡淡哀愁
左手無名指上有霜居的證明
暗忖著她的日子就好難過


老人家看到我看她
微微一笑

別過臉
又再流連
那窗外的渺茫





Saturday, December 10, 2005

崩潰

2001年2月藝術家Michael Landy
毀壞了他所有7226件個人物品
— 他的照片、日記、畫作…一切屬於他的都要放棄
在45000人前的表演,名為「崩潰」(Breakdown)
他最後一件燒毀的是他去世父親的羊毛外套
然後屬於他的就只剩下一隻貓。

當「崩潰」完了就是個人的崩潰
生命存在過的痕跡都不再存在
由虛無至俗物再回到虛無
"Living out of a suitcase"暗示著重生

沒有了「喜歡安東尼奧尼」和「煙花過後」
是一種自由。



Tuesday, November 15, 2005

O

















...and so it is
just like you said it would be

life goes easy on me

most of the time and so it is...



謝謝Damien Rice
廿五天的重覆然後重覆然後再重覆
每天踏著腳踏車沿著小徑穿過公園然後池塘
多年後仍可會想起這種平靜的悸動?


Sunday, November 13, 2005

煙花過後























0947051105@Coffee@Brick Lane



派對後的清晨獨個兒走在倫敦街上
錶上說是六時三十二分
店鋪都關著,地上滿是酒瓶
偶爾有昨晚煙火燒焯的痕跡。

由朋友家中沿著大馬路走
想起星期天最愛的市集
從未試過由 Hackney 走到 Brick Lane
倫敦最混亂的地區然而我就是愛它的混亂
一架垃圾車跟我同路,就在沿路上每個垃圾箱的位置停下
一個中東青年然後走下車倒垃圾
我不知道怎樣走,跟著那垃圾車只覺好玩
看看巴士站上的地圖,靠著直覺走著。


L的家是美麗的維多利亞房子
那廚房就讓我想起南歐的色彩。
L說廚房那窗子向南
陽光由早到晚照著房子,可以看到日出也可以看到日落
窗子外就是後花園,有火堆在燒著。

派對裡有說不出的多人
有些認識的,有些不知在哪兒見過又忘了,但大部分也不。
談著不到邊際的話,不騷不癢,吃著飲著
派對就是這麼一回事。
零晨時分所有人都走到後花園看煙火也玩煙火。
一朵、兩朵、十數朵…… 都在頭上放。
大家都不太清楚這是為了什麼
聽說是古時有人被燒死而慶祝,理他哩。
爆放聲不絕耳,也不見有煙,也看不到人。
總有種寂靜中的奔放在騷動。


錯過了尾班火車只好留在派對
那籃色沙發舒適得就想睡。
G和我一起躺著,大家有一句沒一句的發呆。
已過深夜時分,又走進了一班人
派對沒完沒了。
一切都好除了音樂
—— 那印度舞曲不知為何播了又播。
G把玩著他的紙牌魔術
我看過幾遍了,不過仍是驚訝。
那希臘的大男孩,樣子總讓我想起三毛的荷西
兩個英國男孩走到廚房隨著音樂即興演唱,想是發酒瘋了
G玩著鋼琴,來來回回彈奏他那幾首曲子。
然後不知過了多久很多人也走了
我想走卻走不了
睡在沙發上就到天明

走的時候
依稀還記得廚房那窗子的光

Saturday, June 11, 2005

Zimerman 的蕭邦
























Krystian Zimerman 走到台上
白髮如絲黑色燕尾服
琴在中央
千百眼光就只盼
音符始起彼落

掌聲和期待

鞠躬


坐下瞬間就是莫札特
Sonata in C K330
簡單卻是天才的平凡
Allegro moderato
Andante cantabile
Allegretto
看不到的指尖於天籟盤旋
摒息靜寂 台下

閉目




掌聲和欽佩

鞠躬


時光跳躍二百年拉威爾
《Valses nobles at sentimentales》
古典冷靜嬉戲異常
I II III IV
V VI VII
VIII
柔弱如蟻在跳至剛烈若狂雷
熟悉陌生 交替




掌聲和驚歎

鞠躬

掌聲


鞠躬


掌聲


掌聲




掌聲







掌聲











聲。




後 記:寫於2005年6月9日Krystian Zimerman 於倫敦 Royal Festival Hall 鋼琴獨奏以後。Zimerman 可說是戰後出生最出色的鋼琴家,跟他同輩份的就只有Martha Argerich可與之相比。平日甚少演奏,唱片數量與其他音樂家相比為少,跟DG簽約25年就只有22只。在RFH就只有一場,因為是唯一。有幸能在座 上。難忘。

Tuesday, June 07, 2005

喜歡安東尼奧尼


















「若果我就此死去,
那是因為我不再愛你了。」
----- Lidia 《La notte》(夜)


有一天,你忽然驚覺愛情無聲無色地消逝,
也許就如電影《La notte》(夜)的Lidia和Giovanni,不知所措又是惶恐。


倫敦bfi六月份的導演特輯是我最愛的 Michelangelo Antonioni (安東尼奧尼)。

欣喜若狂。

兩 年前從朋友借來《Blow Up》(春光乍泄)的DVD, 尤記得那幕相機追逐女模的震撼。然後香港百老匯電影中心bc sunday重播他與Wim Wenders合作的《Beyond the Clouds》(雲上的日子),男與女情與慾的關係就沒有誰比他拍得更親密。《Beyond the Clouds》的OST 我一直在找,然而就連網上也沒有其芳跡,想來是沒有了。早前知道香港上映《Eros》(愛神),可惜倫敦的非主流電影一直都上映得慢,就連這次bfi的特 輯也沒有,只是無奈。

《La notte》是Antonioni愛情三部曲的第二部。意大利二次大戰後期導演中,Antonioni是唯一還活著至今,跟他同輩的Fellini, Pasolini 和 Visconti都早已先逝。他出生於1912年,四十年代興起的意大利新寫實主義(Neorealism)他就是先驅。1956年的《Le Amiche》(女朋友)得了個威尼斯銀獅獎,然而卻還未成名。真正讓他成為大師卻是那講述疏離愛情的三部曲 (Trilogy):1960年《L'Avventura》(迷情)、1961年《La notte》(夜)和1962年《L'Eclisse》(蝕)。其他有名如《Blow up》(春光乍泄)、《Red Desert》(紅色沙漠)都已是後來的事。

《La notte》的故事一如所有Antonioni的故事一樣,支離破碎沒有因果。電影其實好美麗,122分鐘內講述的就是一對結婚十年的夫婦從一個星期六下 午到星期天清晨的故事。丈夫是個有名的作家,二人皆是有錢人家。他們一起去看望一個病危的老朋友,一起出席新書發佈會,一起去夜總會,一起去派對。當中沒 有吵架,卻也沒有親密的對話。丈夫沒有摟著妻子,妻子也沒有依著丈夫。像是天生一對,然而情感的疏離心照不喧。到最後二人驚覺愛情已死,不想承認繼而發狂 地親吻,想要挽救什麼像原始的動物發揮本能。諷刺的是,他們二人唯一的親密行為,是在宣布了沒有愛情後才開始。

Antonioni 的電影是一種沒有愛撫的色情,男女雙方可以沒有碰過對方,鏡頭的遊走卻比赤裸裸的情慾戲更為誘惑。像戲裡丈夫於派對內結識了年青漂亮的女孩子,二人蹲在地 上玩棋,女孩子性感的衣著完美的身段是種引誘,然而二人皆漠視如常;又如夜總會中鏡頭都集中在性感舞者的表演,然而夫婦二人只是冷靜地討論創作靈感,又是 種漠視。冷與熱的對比,因為不尋常,所以震撼。隔漠與熱情,本就是孿生兒。


好的電影都有難忘情節,《La notte》有的就是夜裡派對一幕,始於夜總會之時。若果電影的主題是講述人與人之間的疏離關係,派對這場戲就是點睛。不認識的人跟不認識的人說著
不 到癢處的話,跟這個人說話幾分鐘又跟那個人說話幾分鐘,其根本的意義就是實踐荒謬。丈夫在派對上戀上年青女孩,妻子又在派對上跟陌生男子暖昧。老朋友在這 時於醫院死去,活生生的人卻幹著無聊事,這些都是高潮。一直到曲終人散,丈夫妻子又走在一起歸家,只是二人都知道愛情不見了。結尾妻子朗讀一封情書,很多 人都批評那是添足之舉,然而卻是必然的。從派對中飄然的遊走,突然呆於一頁情書,原來愛情已死就連耐性地聆聽也是過份。《La notte》於Antonioni的電影中份量不算高,也許就是這幕情書。

Antonioni 最後親自執導的電影是1982年
《Identification d'une femme》(尋找理想中的女人),因為大師於1985年心臟病發引至癱痪,說話和行動都不便。即使有更好的點子,也只能依賴後輩如Wim Wenders 和王家衛代執。是種可惜然而又是種恰到好處,比之Godard(高達)後期的殘喘,Antonioni則如他的情色學般,只有幻想和期待,更是美麗。

Wednesday, June 01, 2005

粉紅。月亮



















Saw it written and I saw it say
Pink Moon is on its way


晨曦穩約有Nick Drake 的
悒鬱
忘了關上唱片機有些熱
翻過綿被


Yes a pink moon
pink pink pink pink moon


唐人街買的花旗參片沒有媽媽寄的好
列車過了又來
麵條都發泡都冷還未吃
不知天上這種藍是什麼藍
軍藍海藍姣婆藍
只見有白雲還有烏鴉


When I was young, younger than before
I never saw the truth hanging from the door


桌上有口香糖沒花的花瓶雜物一堆還有
Nick Drake 的 <>
上面有個會跳舞的月亮小姐
有一條繩索尾巴
有樹葉、芝士、小丑心、咖啡杯
迷幻得像我的房子一樣亂
跟他的音樂不相稱卻又
跟他的一生很相稱
花之年代時他26歲
跟Jim Morrison 一樣服食藥物死了
生前像
梵高唱片沒人買
那個年代就只有The Beatles, The Carpanters
喃呢卻有點落寞

You can say the sun is shining if you really want to
I can see the moon and it seems so clear

唱片內有他的性格記憶
瘦長的abcd還有斜斜向上
g 和 y 下面
沒有圈 r 和 i 總是
模糊不清
聽說這樣的人是孤獨如卡夫卡
不知道

Know that I love you
Know I don't care

電話

Know that I see you

響起

Know I'm not there

媽媽問到倫敦要帶什麼衣服我說不知道因為倫敦像病人忽冷忽熱媽媽問要用多少錢我說不知道要用多少 bb Oli 說她不知道該如何做我說我也不知道你可以做什麼我說她自尋煩惱思想不清晰沒法子 小賢說他明天下船我只答真好玩

Lifting the mask from a local clown
Feeling down like him
Seeing the light in a station bar
And Traveling far in sin

靜寂。

Take a look you may see me on the ground
For I am the parasite of this town

晚上十時天還有光 關上窗簾扮作黑夜


繼續


Nick Drake
Parasite。


Tuesday, May 24, 2005

別了 Brett Anderson
















在中四的班房數學堂
黑板上不知是什麼程式什麼數字
Mr. Lee 像是說話我不清楚
手托著頭低頭看書就只為掩飾
抽屜裡的Discman 還有數學書上
Suede <> 大碟的歌詞

We're trash, you and me
We're the litter on the breeze,
We're the lovers on the streets,
Just trash, me and you

Brett Anderson 雌雄難辨的聲音
跟那十月份的數學堂是種戲劇的張力
Coming up 時代的Suede 有Trash 有the Beautiful one
有 she 有 Saturday night
十六歲的天空只想大叫一聲
Plz give me a damm break
把不知所謂的數學書扔掉衝出課室
然而歷史上沒有這一幕
只是悵然

然後翻聽
Dog Man Star 的 Suede、Suede 的Suede
Bernard Butler的電結他 Brett Anderson 的歌詞旋律聲音
還是Coming up 最好

然後是 Sci-Fi Lullabies然後是Head Music
都是餘音

然後三年前伊利沙伯體育館內有suede
Brett Anderson 說沒有encore
演唱會完了就是完了
結果還是有好幾首歌有完沒完

然後有天乘九巴看Road Show
只見Brett Anderson 搖著他那獨特的搖鼓
唱著Positivity
剎那間像是看到Backstreet boys 像是看到Smap
HMV看到他們的大碟 A New Morning
Roadshow 的情景揮之不去
不買。

然後Suede 解散
光輝過去就該如此
是好事

兩年後五月廿三日走到倫敦的Sheperd Bush Empire
有一隊新組合名為 The Tears表演
只為那Brett Anderson 和10多年前的拍擋
Bernard Butler
台上瘋狂自我陶醉台下卻在納悶
那個大唱 we r trash we are the pigs 的人不見了
Heroine 的反叛也不在
像情歌王子一樣唱著 a love as strong as death
縱然有Dog Man Star的影子
然而影子就只是影子
沒有妖氣的Brett Anderson 就什麼也不是

只是悵然

Saturday, May 14, 2005


















第一篇就寫三毛,確有些感情分數在內。

十一歲時愛上三毛,一口氣在三個月內看完她廿多本著作。儘管以後接觸文學作品多了,發現她的散文只是冰山一角,然而少女情懷夢想著去流浪去德國留學,就連現在愛穿民族服裝也是源於她。難怪家長們一定要給孩子選些益智讀物,影響實在深遠。

三毛的愛情故事在那個年代可算精彩:

十歲情初開,愛上了同級不同班的光頭小男生。然後三毛每天晚上就關上房門默默禱告,希望長大後可以嫁給他作妻子,絕不反悔。

十三歲時,看畢一本從表哥處借來的畢加索畫冊後,迷上了大師。天天對著那張七十七歲老人的照片,乞求他不要那麼早死,好讓她長大以後可以去嫁給他。

廿歲初戀。三毛愛上了台北文化學院才子— 梁光明,筆名舒凡。這是三毛轟轟烈烈的初戀。就像大部份的初戀一樣,往往都是沒結果。三毛要求舒凡選擇結婚或是分手,舒凡選擇了離開。

然後三毛出走國外到了西班牙,這時候遇上未來的丈夫荷西。然而三毛卻一直不理會荷西的追求。

直到廿九歲第一次回國,在咖啡廳結識了一位畫家並接受他的求婚。結果卻發現對方是有婦之夫,也讓老父賠掉了一幢房子。

同年三毛又遇上一個她想嫁的人— 一個德國教師。相認相愛結婚,順理成章;然而在結婚的前一夜,未婚夫因心臟病發離開了,婚禮變成了葬禮。三毛自殺不逐,又出走再到西班牙。

回 到西班牙重遇荷西。七年前當荷西還只是個十八歲的小伙子時,便愛上了比他年長五年的三毛。三毛是他的初戀,也是他一生唯一的愛人。當時他在一個飄雪的冬夜 向三毛求婚,要三毛等他六年讓他努力工作賺錢,然後做他的太太。七年後,荷西還深愛著三毛,三毛也不像從前那麼躲著他。然而當三毛說她想離開西班牙走到撒 哈拉沙漠生活時,荷西辭去自己一直想做的航海工作,自己一個人先到撒哈拉沙漠安排所有,然後就向三毛求婚。就是這樣,三毛成了荷西的太太,兩口子於沙漠住 了下來,並寫下了成名作「撒哈拉的故事」。

偉大的愛情故事總有點戲劇成份。因為虛幻如戲,卻又是人生。荷西的深情,把三毛的照片放在房中 牆上七年,照片都發黃了還是愛著照片中人。現在不論男女,第一次見面就有feel,第二次宣布愛上了,第三次只怕就玉帛相見。兒戲得連對白也沒有就要分 手。細水長流已變作一個很土的名詞;

他們的婚禮沒有大排場,就在沙漠一間簡陋的教堂中舉行。一個牧師幾個朋友就是如此簡單。荷西很了解妻子的性情,結婚禮物就送了一隻動物的頭骨,是真正的「臭味相投」。與幾多十卡的鑽介相比,此頭骨的意義更重。

從1973 年結婚,直到1979年荷西在拉芭瑪島的海中業餘捕魚時喪生為止,三毛和荷西只一起共度了六個寒暑。小時候由第一本「撒哈拉的故事」講述兩口子於沙漠中幸 福的故事,一直順序看至第六本的「夢裡花落知多少」荷西忽然死了,就連我也接受不了。那時候沒有網絡的資訊,我想查個明白也不知從何入手。過幾天,就得知 三毛於台灣醫院裡自殺離開了,那天是一九九一年一月四日的清晨。


「花又開了 花開成海

海又升起 讓水淹沒
你來了來了 一場生生世世的約會
我不再單獨走過秋天」

—— 《今世》一曲,由齊豫唱出,三毛填詞

Thursday, May 12, 2005

甲和乙

















1005051500 H & T



一間房子裡
到底是兩個人
還是六個人
甲的乙
乙的乙
乙的甲
甲的甲
甲和乙


Thursday, May 05, 2005

abcd....hij........opqr......xyz

2331 KH153B Desk


網上部落
偶爾進入陌生人a的世界

最新的一篇日記 2003年12月10日星期三
很久沒有在這兒寫
不為甚麼 只因為也沒什麼好寫的
生活很忙
朋友b回覆:
哈!咁都唔駛停成年0家?~haha
然後進入b的世界
最新的一篇日記 2004年2月6日星期五
今日的問題: 唔拍拖係咪會死?
人都總是怕寂寞

朋友c回覆:

嘩, 你篇xanga好中points wor!!

然後進入c的世界

最新的一篇日記 2005年5月5日星期四

女人是喜歡被人擁抱的~

朋友 d 回覆:

ok....來~叔叔抱抱~~

然後進入d的世界

最新的一篇日記 2005年4月25日星期一

今天晚上媽媽對我說:
“徐 子健,讓我告訴你一個故事……………….一個淒美既晚上,一對沉醉於愛河中的戀人,架著黑色電單車,在公路上享受遊車河的浪漫,在一紅綠燈前,紅燈亮起, 他們停了下來………女孩手圈著男孩的腰,面貼著男孩的背,輕輕的問道: ”你會愛我愛多久?” 男孩從容的轉身,舉起了一隻手指…..............................那麼我問你,你認為那一隻手指是什麼意思…..?”

朋友e回覆:
中指??

然後進入e的世界

最新的一篇日記 2005年5月6日星期五

.........ho leng ar..... really love Anna Sui's cosmetic.......
love it ever since I saw it in the Magazine.....

朋友f回覆:

我覺得好似玩具haha...小孩子的變身棒...
然後進入 f 的世界
最新的一篇日記 2005年5月5日星期四

這幾日咩都冇做過...主要都係訓
好憎我自己係一隻懶到爆既豬

朋友g回覆:

Today is the last day of school!!!! AHhhhhhh.........
Arent you gona some see me....Blahhhh

朋友h回覆然後是進入h的世界然後是朋友i回覆然後是進入i的世界
然後是
朋友j回覆然後是進入j 的世界……
然後是abcdefghijlnopqrstuvwxyz
然後又是甲乙丙丁


無限空間
看到了Guy Debord 的情境主義
無聊發呆中卻實踐了大師的哲學,曰謂:
Blog Derive

Wednesday, May 04, 2005

晚上

031204 1639 Cutty Sark Starbucks


掛上了電話,香港那邊大慨是零晨時分

爸爸應該已把 Bob-B 小白拴好,關上了玻璃屋的門。
電視也許還在做著無聊節目
不知道現在星期三的晚上電視會播些什麼
反正爸爸什麼節目也愛盯著看,站著看一會,手上拿著給狗兒吃的
過一陣子才回過神來,做著原本應做的事,然後又是盯著電視發呆
直到時間真的太晚了,才著急的關上電視關上燈上三樓去,
喃喃唸到:「死啦死啦…一點啦…等陣你媽咪又鬧…」

「記得熄燈呀!摛晚又唔記得熄燈…」
經過二樓時總要對我們如此吩咐一下

爸媽的房間。電視機還開著。
媽媽有時候在洗手間裡把玩著不同的面膜,
又或是坐在床上整理一些瑣碎的單據
爸爸走進來閒談了幾句,就於抽屜找睡衣準備洗澡
媽媽總會說:「終於捨得上黎啦?電視汁都努埋啦?」
帶著不滿的關懷卻又是種情趣
「攪狗d 野 呀嘛…」
「係呀係呀…成點啦…聽日唔駛返工呀?」
「沖涼沖涼…沖涼沖涼…」
兩夫婦的經典對白。

澔林這時候正對著電腦玩得天昏地暗,誰也不理
媽媽睡前總會走去看看他,叮囑了幾句
澔林「唔…唔…知啦…」不耐煩的答應著
其實正眼也沒看過她
只盯著電腦的熒光幕,也不知道有什麼好緊張的
媽媽沒好氣的又走回自己的房間睡覺去

小白偶爾會吠幾下; Bob-B 則一早睡熟得像豬
那是一個好平靜的晚上

Saturday, April 30, 2005

一夜風流


















奇勒基寶的鬍子
狡黠卻終有真性情

2046的周慕雲

試問又如何比得上?

Thursday, April 28, 2005

四月的忐忑



2245 Kh153B desk




Peter B " Don't show that image again!
Let it die on the wall~
No Year 4 should show these kinds of image again!
Do you understand?"
在旁聽著也替 Kozac 難過

所有的四年生都彌漫著不合格的憂愁
整個四月忐忑不安。
於意大利 Genoa 設計一個Clubbing System 根本就是一項挑戰

下午三時二十分,我就站在幾張畫圖前解說。
Michele 一如以往嬉皮笑臉
Peter 認真地聽著也沒怎樣縐眉
討論著夜生活於一個城市的角色
日與夜空間的交替
遊客與當地居民的對比



還有劇場的實驗性

討論的氣氛很好,同學們也參與了
於這裡讀書就有一種好:同學間是真正的沒有競爭沒有比較,
還會主動給你保貴的意見;
這跟中大就有點不同。
中大的同學表面上也是沒有互相比較
然而私下是有的
也許是中國人的關係,有時候也不得不承認柏楊的見解。

You're getting hold of sth

就以此句作結。
也同時了結我整個四月的忐忑。

Tuesday, April 26, 2005

MaSter 大師


2604051600 H & T 課堂上



課堂上討論Iain Borden於"Skateboarding, Space & the City" 書內 Urban Composition 一文, 一切變得很有趣。當今的建築歷史學家早已失去了前輩如 Nikolaus Pevsner、Reyner Banham、 Robert Venturi的風采。他們是真正的大師,見解獨到,哪管你同意與否,書中總有偏執。
後輩如 Iain Borden、 Beatriz Colomina, 則只能寫些嚴肅的悠閑書
研究一下玩滑板的人如何利用城市中不為人留意的空間
研究建築中的女性主義…
正如當今有名的電影配樂家 Michael Nymen
又怎能比得上
斯特拉文斯基?
到底是沒有人再能成為大師?還是我們的社會不再需要大師?
正如電影 "The Incredibles" 一樣,
英雄,已是落伍的代名詞。

Friday, April 15, 2005

Genova - 瘋狂




















星期五的夜晚
在 via San Bernardo 舊街道上瘋狂

即興的吉他音樂附和著煙草味

那是一個

屬於遠方的那個他的世界

Thursday, April 14, 2005

Genova - 天堂


























Baci de Dama
Pizza Magherita
Insalada di Mare
Lasagne al Presto
Tiramisu della casa
Calzone Farcito
Cappucino
Tortelliniani
"Vita Shell" croccanti Fette Tostate
forcaccia
Risotto Frutti di Mare
Salade di Mare
Torta di Spinachi
Novi Chocolate
Icecream
Polenta
Calaprese Pizza

彷如天堂

Wednesday, April 13, 2005

Genova - 怪物





















Renzo Piano 在他的家鄉開了一個玩笑
可是站在那裡
我卻笑不出來

Saturday, March 26, 2005

Portobello Market






















260305 1730 Nottinghill Coffee Republic



Mariola 是個很可愛的印度女孩子,早就英國化了。
跟她購物就有一種好,大家都是對方的魔鬼。

女孩子購物時的瘋狂實在難以預料,男孩子就總是不了解那種釋懷

像吃朱古力,吃完一顆總誘惑你吃掉一整盒為止。

Portobello Market 跟 Brick Lane 不一樣。
前者是 Hugh Grant, 後者是 Damien Hirst
文化的混合就是倫敦。

Friday, March 25, 2005

Tate Modern

17:07 Starbucks outside Embankment station


August Strindberg
陽光明媚。踏著腳踏車沿著泰悟士河畔至Tate Modern。
August Strindberg的畫,就讓我聯想到孤寂
天地海浪混沌一片,偶爾有一尕小花,就只有那麼的一尕。
上一個世紀的人生活於 Edward Munch和 Monet 的同一空間
然而他的孤立卻不是法國咖啡座裡隨處可見。


紐約人
玻璃窗外的男人吃著藍草莓鬆餅,還有一杯意大利咖啡。他吃鬆餅的方法好奇特,跟我不一樣。他愛一口鬆餅一口咖啡,所有味道皆被另一口淹蓋,絲毫不留餘地。他翻看著雜誌 " The New Yorker" 二零零五年三月廿一日那本。三點九五美元。想必是個紐約人。
紐約人於倫敦看紐約人。


Joseph Beuys
一次看兩個展覽的確有點吃不消。
第二個展館是Joseph Beuys的作品。
20世紀德國一個重要的行為藝術家。
跟August Strindberg就成為一個強烈對比。
20世紀再沒有人會深究畫畫的技術,Strindberg火燒油畫布的技巧就已經好落伍。
人們在看木頭,在看一堆傢俬;
在看爛鐵架上的日常用品;
每個人彷彿都好明白都好欣賞
坐下來聚精會神就為了從木頭中看到繆斯
我也是。
坐下來發呆其實好容易。


遊客
今天是復活節假期的第一天 Good Friday
跟聖誕節相反,滿街都是人,都是遊人。
遊客就是毫無目的地離開熟悉的地方去到另一個陌生的地方
是被社會所接納的自我隔離。


老實
我看Beuys的小冊子時老人家在看我
他說你喜歡Beuys嗎?
我說喜歡其實一點也不
他說你正在寫日文嗎?
我說不是是中文
他說其實中文日文是差不多
我說是差不多其實差好遠
其實我不是一個老實人
我就知道。



走到Tate Modern的店鋪無聊的翻看著藝術書
Anselm Kiefer的畫冊也只不過是20英磅
然而到了倫敦我就沒買過書。
看的書全是借回來的
想學張愛玲,家中只有幾本書。
不知道離開這裡的時候,可不可以有勇氣什麼都不帶走

Wednesday, March 23, 2005

發呆記





咖啡座〔00〕門口餐牌




時間
: 二零零五年三月廿二日星期二格林威治時間十六時三十二分五十四秒至十八時三十分十三秒


地點
: 倫敦磚里咖啡座〔00〕露天木凳上

人物: 一個小女生

衣著
: 深灰色藍線格仔褲一條 + 60年代深啡色花恤衫一件 + 黑金鋼手錶一隻 + 密綠色斜紋大褸一件 + 淺藍色底粉紅圓點純綿襪一對 + 純白色波鞋一對 + 棗紅色圍巾一條 + 全黑色大袋一個 + 男裝頸鏈一條 + 不銹鋼鏡框眼鏡一副 + 一星期前剪過的短髮一個 + 啡色硬卡紙25張


食物
: 卡布奇諾咖啡一大杯 + 薑餅一塊


天氣
: 氣溫飄忽不定。起初四十五分鐘天晴有陽光溫暖,然後微雨十四分鐘;接著天陰一小時,微寒,入黑以後大風最後亦以微雨作結


路線
: 乘坐港口碼頭輕鐵由賽普勒斯站至錫威站,經過一炸雞薯條小店香氣滿盈,再轉東倫敦線至白教堂站;先步行十分鐘到達美術用品貨倉〔美術蘭提斯〕扮作藝術家採 購,若在途中經過白教堂市集時流連忘返,則需若干小時才到達;完事後步行十五分鐘由柯屎幫街轉入磚里,搜尋咖啡茶座及二手時裝店,則樂此不疲。


事情
: 主要是發呆,接著是看看在我面前走來走去的人們,然後是發呆,又看看在我附近走來走去的人們,然後又是發呆,然後又發呆,又看人,又發呆���最後也是發呆。


音樂
: 酸性爵士樂 (期間有播過小賢的音樂,可惜忘記了名字)


感想
: 很好的發呆之地。已忘卻堆積如山的功課;從發呆中驚醒已近黃昏矣。日之將盡,唯好嗚呼哀哉。

Wednesday, March 16, 2005

SaME


22:58 KH153B Desk


Famous architects are a kind of
Starbucks phenomenon
All the cities in the world should have
Rem Koolhaas
All the cities in the world should have
Norman Forster
All the cities in the world should have
Frank Gehry
They are different
They are the same


aspired from Koolhaas: Generic City

Monday, March 14, 2005

Paris 1981























這照片訴說著四個我很佩服的人:

被 拍攝的男人 Yves Saint Laurant
被拍攝的女人 Catherine Deneuve
拍 攝的男人 Helmut Newton
拍攝的男人的相機的始創人 Edwin Land

Saturday, March 12, 2005

給Kathy的信



12.3.05 Mercury Rev Concert




Kathy:

今天晚上看了 Mercury Rev 的演唱會
也不知道是因為你才去看還是看了才想起你
這問題好複雜,我攪不懂。
主音Johnathan讓我想起早年的Brett Anderson
嫵媚卻又有點哲學家的味道,舉手投足就已讓人著迷。

你的那隻 "All is Dream"還在我的紅色房間裡
還有Radiohead的演唱會錄音

Sigur Ros 的 "Agaetis Byrjun " 在倫敦virgin 就只賣7.99英磅,你在香港就買貴了得多

中一時我新的
通訊冊上第一個名字就是你
不過中學時期就從未撥過那個號碼

那個星期六我們從早上十時到晚上十時
走遍了整個銅鑼灣的二樓店鋪
我記得我買了一件復刻的藍精靈美芝T-shirt
現在捨不得穿,跟Mercury Rev的CD放在一起
那天很快樂,我們還說以後每個假期也要如此
不過記憶中就只有這麼的一次

「淑女」這個別名還是我們一起幫她改的
當然,還有那個只有你稱呼我的名字

Nancy那一年你就每天燒紙,我到現在也不明白你的concept
諷刺的是,那時我的設計是一個 commit suicide space

看Luc Besson的 wasabi悶得發荒
看戲的時候就打電話給陳七告訴他的廣末涼子在戲裡好可愛

在倫敦很少見到Miffy
不過常常看到那個哲學家Charlie Brown

有時候我會傻得在ICQ傳訊息給你
也許有一天會得到回覆

還有...

還有...
2003年11月你做的那個決定

回憶是片段卻抽象得像詩
想學電影《情書》裡走到雪山上大喊你的名字然後叫一聲「你好嗎?」我的記性不好,不把這些都記下就只怕多過十年八載就什麼都忘了

你好嗎?

你的
熊貓


Friday, March 11, 2005

coffee @ organic





星期五 18:00 Brick Lane Coffee@Organic


走 進這裡的 一剎那就知道會是屬於這裡這裡是Brick Lane 是倫敦是踏了一小時腳踏車尋找的地方細小的空間就是親密小孩子在撒嬌女孩於網上漫遊幾個朋友坐於沙發上看雜誌人們來往如一整天的作息那不統一的傢俱和那被 人翻過千百篇的舊雜誌和那個瘦削的日本女侍應都是種氣氛播著如nirvana的音樂彷彿彷彿又如鄉村音樂黃黃的燈光三、四時就發黑的天空一杯朱古力咖啡和 沒性格的鬆餅坐於近洗手間的沙發上自閉的角落卻又最多人經過這是於倫敦某個星期五的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