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5, 2005

Tate Modern

17:07 Starbucks outside Embankment station


August Strindberg
陽光明媚。踏著腳踏車沿著泰悟士河畔至Tate Modern。
August Strindberg的畫,就讓我聯想到孤寂
天地海浪混沌一片,偶爾有一尕小花,就只有那麼的一尕。
上一個世紀的人生活於 Edward Munch和 Monet 的同一空間
然而他的孤立卻不是法國咖啡座裡隨處可見。


紐約人
玻璃窗外的男人吃著藍草莓鬆餅,還有一杯意大利咖啡。他吃鬆餅的方法好奇特,跟我不一樣。他愛一口鬆餅一口咖啡,所有味道皆被另一口淹蓋,絲毫不留餘地。他翻看著雜誌 " The New Yorker" 二零零五年三月廿一日那本。三點九五美元。想必是個紐約人。
紐約人於倫敦看紐約人。


Joseph Beuys
一次看兩個展覽的確有點吃不消。
第二個展館是Joseph Beuys的作品。
20世紀德國一個重要的行為藝術家。
跟August Strindberg就成為一個強烈對比。
20世紀再沒有人會深究畫畫的技術,Strindberg火燒油畫布的技巧就已經好落伍。
人們在看木頭,在看一堆傢俬;
在看爛鐵架上的日常用品;
每個人彷彿都好明白都好欣賞
坐下來聚精會神就為了從木頭中看到繆斯
我也是。
坐下來發呆其實好容易。


遊客
今天是復活節假期的第一天 Good Friday
跟聖誕節相反,滿街都是人,都是遊人。
遊客就是毫無目的地離開熟悉的地方去到另一個陌生的地方
是被社會所接納的自我隔離。


老實
我看Beuys的小冊子時老人家在看我
他說你喜歡Beuys嗎?
我說喜歡其實一點也不
他說你正在寫日文嗎?
我說不是是中文
他說其實中文日文是差不多
我說是差不多其實差好遠
其實我不是一個老實人
我就知道。



走到Tate Modern的店鋪無聊的翻看著藝術書
Anselm Kiefer的畫冊也只不過是20英磅
然而到了倫敦我就沒買過書。
看的書全是借回來的
想學張愛玲,家中只有幾本書。
不知道離開這裡的時候,可不可以有勇氣什麼都不帶走

1 comment:

Michele said...

I never saw a sculpture by h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