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6, 2011

Merry Xmas 聖誕快樂




































聖誕的下午
靜靜的拍下媽媽送的植物,
曰金星草,
還有豬和飛機在
冬日的陽光
等待晚上的派對。

他在意大利的老家
好遠。好遠。

聖誕快樂。
(也有點寂寞)






















Friday, December 23, 2011

我可能不會愛你的收信快樂



看台劇"我可能不會愛你"第二集的時候
意外的看到金士傑的戲中戲"收信快樂",
這就是揪到心裡的動人
他跟賴聲川一樣,是台灣戲劇的寶。
就這幾分鐘,我哭了。
 









Tuesday, December 20, 2011

L'eclisse Twist 扭曲的蝕


安東尼奧尼( Michelangelo Antonioni) 為他的電影 《 L'eclisse 蝕》(1962) 主題曲填詞。

的確,愛情除了浪漫,還是類型學和動物性的。





Le nuvole e la luna
Ispirano gli amanti
Sì... ma per tanti,
Compreso me.

È tipì o-ò logico
I-il vero amore
È zo-o-ò logico
Fin dentro il cuor.

La radioattività
Un brivido mi dà
Ma tu, ma tu
Di più, di più.


雲和月
確能啟發情人,
是的,但對很多人來說,
包括我在內

是類型學的
那真愛
是動物學的
直入心內。

放射線
令我打顫,
但你,但你
更多,更多。

-----------------------------


多情卻似總無情
也許我是這樣的人
也許不。


Friday, December 09, 2011

line mapping




地質學家發送過來的文件中
有幾張近乎現代畫的繪圖。
從最外面的大樹到斜坡泥土裡的成分,
精準的:高度、闊度
只有線:粗線、幼線、虛線
和那些恰如其分的顏色:綠色、黃色、橙色、黑色、灰色
然後留白。

------------------------------------------

親愛的,考試已圓滿結束。
卻還是很忙。



Monday, November 21, 2011

mood collage: silent scream


mood collage is:/
collection of images and music echo my mood latterly ./








music video: 1. A short clip from the Ron Fricke film {Baraka} 2. clip from {requiem for a dream
image credits: 1. & 2. random from web 3. kazuo ohno 大野一雄


-------------------------------------------------


關於考試
親愛的,還有十二小時。




Friday, November 18, 2011

我在第三季第十五集裡躊躇


關於非考試的事
如果他們知道七年後還是會走在一起結婚生小孩,
他們現在的分離也許就變得毫不難過。
我跟 U 子說,假如我們是主角,
這一刻的我們已是第八季的人生,很唏噓,是不是?


-----------------------------------------------

關於考試
親愛的,還有四天。


Friday, October 14, 2011

赤裸裸後



今天為什麼我要如此悵然?

我思念一個我很愛的人,然而他從不存在。彷彿昨天一個我認識的人死了,但其實我不認識他。就如「蘇菲的世界」裡的蘇菲,一但被創造,就可得永生,在另一個世界裡得到永生,然而那個世界卻沒有我。而我,這個神,已遺忘了一切,甚至連蘇菲的名字都忘了,只隱約還記得愛。可感覺又是如此不可靠的一回事,就連回憶也是妄想。我拼命的想抓住一切,但誰又可以擁抱虛幻?像捉緊了空氣,它存在,卻從不可擁有。

我是不是害怕忘記最初的感動,然後一切如惜,而我,不再覺得重要。


Thursday, October 13, 2011

赤裸裸



這天的即興劇場:
我走進去,他不瞅不睬。我以為我惹他生氣了,我拉著他的手說:「怎麼了?怎麼了?」然後他緊緊抱著我,我想起了擁抱的溫度,還有彼此的心跳。我已經是那個她,我知道我已經完全成為她。Be it。為什麼他要先沉默然後擁抱?我輕輕的推開他,他說:「報告出了,還有兩年時間…」然後我的眼淚不停的流,我哭,不能自控的崩潰。我想起 m, 如果他真的跟我說這些,我是不是會發狂?然後他說要跟我分手,只為我好。我說我不要,現在說這些做什麼?很沒意思,你知不知道你這樣說很沒意思?就這樣纏繞著,我只是哭,他要倒過來安慰我。只是苦了導演,他在旁邊輔導著說了些有的沒有的,我都不想跟著做。我只相信我自己,我最原始的本能。原來,我還可以。原來,震撼如斯。

若果說所有藝術都是為了流露真正的自己,那麼我算不算赤裸裸的擁抱了這份未知? 即使故事是假的,感覺卻比現實還要真。日常那些被教導了的情感消失無蹤。也許如此,今天晚上才得安眠。




Wednesday, October 12, 2011

happy days



年過半百的婦人溫妮 (winnie) 從半身入土到最後只剩下還沒有被埋入土中的頭顱,喋喋不休的台詞只為掩蓋寂寞孤獨,直至她走向死亡的最後時刻。


我寫著 Samuel Beckett 的 happy days 聽著張縣的歌。
 
 


張懸    喜歡
 
 


Friday, September 30, 2011

這些日子 08



一連幾天夢中都是三叔舞台情感的獨白,studio黑沉沉的,只有他的聲音。有很多人,我知道有很多很多人在這裡圍坐,可是誰也看不見彼此。他們只是存在。
他說:Trust and follow your instinct, as simple as that. Why you can't catch that?
然而誰還可以找到那原始的本能?早被洪水猛獸吞噬,或甘願活埋。
後來醒了,很累。

又,讀賴聲川的《紅色的天空》,書裡引用了《西藏生死書 》的片段:
「我們沒有準備好要死,就如同我們從來就沒有準備好要活」
一句莊嚴美麗可以讓人沉澱好幾天的句子。我家書櫃上一直有本封塵的《西藏生死書》,澔林買的,很想讀,可惜要準備十二月的試。關於思考生死的問題,從來就不是最重要的。



Wednesday, September 14, 2011

a little too late for ...

Comme des garçon Spring/ Summer 2011





































怪異 / bizarre
黑暗 / dark
美麗 / beautiful
歌德式 / gothicism
多重人格 / multiple personalities
優雅 / elegance
顛倒 / bouleverse'
那看不見的人 / the invisible person
我喜歡川久保 玲 /  J'adore Rei Kawakubo





Wednesday, August 24, 2011

青年廣場的花園























就像那年仲夏,又或是走進了千與千尋的隧道。

那抹粉紅色閃閃指甲的四眼少女捧著鬆餅,青澀的問:「要翻熱嗎?」
她有點像 O。

 幾個女孩子走過去男孩那一桌,嘻嘻哈哈的,不知愁味。
「喂!張家偉!又見到你們啦!可以坐在你旁嗎?」
「嘩…這題 short quest 這樣難…怎樣做?」
「我下星期開始會去將軍澳補習。」
「吓…將軍澳這樣遠…有什麼好?」
「正呀…補英文。聽說那xxx補習社的xxx Sir 補英文好!」

中六的暑假我們穿著校服回學校補課,我們都談論了什麼呢?應該說了很多學校和老師的壞話,只知不甘情願。那時候我們補課兩個星期,每天就只上一個上午的課就像要了我們的命。我跟空姐、小然、孖女、阿 B最老友,EO不在,她中五升不了原校。放學的時候校園寂靜無人,只有樹影和仲夏的蟬。

「我想我會選讀City U 的 xxx 科,又或是嶺南的xxx 也不錯。」
「我什麼都不想讀!」
「我也是!」
那些只屬於青春的語言,如光,耀眼的。
四眼少女把翻熱過的鬆餅還有自製的沙拉捧過來,難吃的要死。
下次到來還是自己準備食物,我說。
咖啡廳外的矮房子圈著個小庭園,迷戀著妹島和世的陽光。
穿過那無名的隧道就只是剎那的事,
這麼近卻那麼遠。


------------------------------------------------------------------------











iconic bar
柴灣柴灣道238號青年廣場12樓
2904 4688



Sunday, August 14, 2011

關於建築的對話



下午三時四十五分,我們還在稻香飲茶 (這到底是什麼公司?)。如以往,總是阿米帶出話題。

阿米:澳門那單碎屍案的新聞,真的很恐怖!
老麥:你說被人斬碎屍體然後在閣樓的廁所用石屎封死,最後血水滲出被發現那單?
阿米:是啊,好恐怖。不過不太明白為何血水會滲出石屎柱…
老麥:可能那石屎柱沒有做防水呢。
我:亦可能兇手太匆忙,水泥 (cement)和沙石的比例沒有 1:2:4。
阿米:但那些碎屍有用膠袋裝著的。
我:可是那些只是垃圾膠袋,平日你用那些膠袋倒進很多餸汁也不保險呀。那些碎屍太碎了,血一定很多。
老麥(恍然太悟):啊!由於水泥和沙石的比例不對,石屎凝結太快,所以有很多孔 (porous)。血就是從那裡滲出石屎柱的…
阿米:啊!很有道理。但我又不太明白,為何血水最後是滲在牆身被發現,而不是滲進地板 (slab) 讓樓下的人發現?
老麥:因為那是廁所的地板,所以有做防水!
我:對!然後因為做防水通常會做上牆身 150mm,所以血水應該於牆上離地下 150mm 才見到血水!
阿米:啊!謎底終於解開了!
老麥:啊!對!(然後擺了一個神探伽利略姿勢)

有些時候,我的同事還是蠻有趣的。

後話:回家以後我忽然想到,那些做石屎柱的板模 (formwork) 呢?那就是說兇手早有準備,做過地盤工的可能性很高,夠冷靜也夠狠。(廢話)



Tuesday, August 09, 2011

alessi 蛋的 陽光怪談。


20100702




























吃他的腦漿仍是笑咪咪的…


model: alessi 清宮守衛蛋 + 蛋
註:M 送的禮物 (去年的)




Sunday, August 07, 2011


09072011


















序。
我換過太極服,奶黃色的,靦腆的走到表演場地熱身。畢竟上一次一個人在大眾前表演是什麼時候?也許要數到中學年代。毛師兄見到我,就拉我到場地正中心,說:「不要躲在旁熱身,現在就在這裡打一套拳,視察場地。看,這地提腳的時候不容易,要留心點。」我連聲謝謝,靦腆的胡亂耍了一 會兒。


一金。
我在場外等待,閉目養神,只求可以收懾心靈。可惜道行還是不夠,喚我名字的時候,心還是如鹿撞。在場內同一時間有四個人在比賽,各家各派的。我站在前面,也看不到其他三人功夫如何,實是自顧不暇。評判就在五步開外的地方,每個都金睛火眼,讓人發怵。我耍的是陳式太極拳三十式,需要三至四分鐘內完成。比賽時要做到心靜沉著,談何容易?但願手不抖腳不顫,形似就可以了。胡亂的把功夫耍好,抱拳行禮。
離開的時候,毛師兄捉著我,說:「不要離開,站在角落等著謝芬。」
「誰是謝芬? 」等誰?
 毛師兄正要解釋,評審已公佈了我的分數,全組別裡最高分。毛師兄說:「抱拳!」我抱拳。他說,這就是答謝評判的評分。我莞爾,我還以為是個人。我問師兄,那我是不是贏了?他說,是的,拿金牌了。


二金。
一次生兩次熟,第二場比賽就沒那樣緊張。我耍的是華武扇,曾乃梁所創,落落大方的一套功夫扇。然而兵器比拳要難,我只學了兩個多月,還說不上揮灑自如。心中默念,不要丟人不要把扇掉下來。然而其他對手實太弱,神似形似全缺,每一個動作皆不到位。最後我是贏了,卻有點勝之不武。輸贏這東西,只好一笑置之。


三金。
跟著師兄師姊進場,團體賽就來得輕鬆。若不是師父欽點加入,想來B師姊毛師兄也未必讓我參與。 他們嫌我練拳日子短,當然其中還有點妒嫉,畢竟師父對我是寵愛有加。團體賽跟我個人賽耍的是一樣的套路—陳式太極拳三十式。那敢就好,我個人賽得了冠軍,如果團體賽輸了,就賴不到我頭上,事實上團裡比我差的人還有好幾個。媽說我怎麼還是如常的攻心計,我 說那是我自己爭氣,跟心計無關。


後話。
師父走過來,春風滿臉的,說:「我沒說錯了吧?當初我告訴你只要跟我學半年,保證你拿金牌,怎樣?拿了多少個?」我實在很敬重這個可愛的老人。



Monday, July 04, 2011

中山石岐市某市集的無聊下午






















二零一一年六月廿五日,中山石岐市某市集的無聊下午。
我們都喜歡虛耗生命,想像著活的美好。我和你和他們。 


註:更多圖片 

Wednesday, June 22, 2011

是因為,我很介意。


六月五日,那天是屬於奶黃色的。

師父道我去表演太極拳,臨時還加了個華武扇。大家穿著團體的功夫衫褲,全身奶黃色,然後襯了雙白色的先鋒牌鞋子。一個一個,回到佛山黃飛鴻的時空裡。誰還會怪那些年輕的不愛中國武術?太土。音樂還是多年前的「男兒多自強」又或是「瀟灑走一回」,新派一點的也許會播放童麗,卻完全跟武術不相襯,真個是中國式的俗。小娜問,這顏色到底有誰可以駕馭?我說不要緊,Chanel Resort Collection 2012 就是用這種奶黃色,還要配上白色鞋子。其實我們都穿上了山茶花

chanel resort 2012






















如果這一切都可帶點細緻的灑脫,我們會不會喜歡多一些?就讓衣服化成無形。讓意念帶動身體。從容不迫,追求著太極的輕靈。如果有天我成了大師,衣服就該如三宅一生如山本耀司。沒有音樂,沉靜的,不見不聞,如入無人之境。

三宅一生 issey miyake



















三宅一生 issey miyake



















山本耀司 yohji yamamoto


























Thursday, June 16, 2011

antibes 06: 摩納哥的浪漫


韓國戀人 (還是日本?)。
她一直走在他身後,從不敢僭越。他穿著不稱身的西裝,她則是羅莉服。沒有遊艇如我們,等著一歐元的接駁船到彼岸。



藍天白雲太陽高懸
蔚藍的海白色小船微微的風
像極小孩子的畫。



隨意走到山上,眺望城市的另一方。



然後靜靜等待摩納哥的夜。



把思念寄到遠方。



沿著古時的馬道回到夢外。



「讓我們買一架波音 737 吧。」他說。
如果住在摩納哥,似乎到街上閒逛都可以買到 Ferrari 又或是飛機。




最後,我們帶著法棍 (baguette) 離開,從奢華回到靜。


--------------------------------------------------------------------------

antibes 02: impression 印象
antibes 01: romantic (in a geek way)


Monday, June 13, 2011

難以啟齒



AKB48 - 大声ダイヤモンド


AKB48 - 10年櫻

其實,我真的很喜歡看一大堆女孩子開開心心的跳舞唱歌,
低沈的日子,瞥見別人好好的消費青春耗盡愛情 —
當你還有的時候,如花與愛麗絲
亦甘之如飴。


Friday, June 03, 2011

午飯的時候我們去看艾未未

艾未未





















香港藝術家就只可躲在工廠大廈裡偷生,近乎匿跡。我們都喜歡跳舞唱歌喜歡畫畫彈琴,只是同時也愛精神分裂。我們自以為懂得,卻選擇了一種選擇,名沉默。其實膽小如鼠。誰也不會是下一個艾未未,因為我們彼此俗不可耐。

然後有時候念起那個被失蹤的人和那段被消失的歷史,就已覺得自己很有良心。

都是假像。

-------------------------------------------------------------


展覽:愛未來藝術及詩作展
by ART EAST ISLAND
柴灣永泰路 60 號 柴灣工業城一期
日: 5/26 - 6/26/2011
時: 星期四 - 日 12pm - 6pm

 

Thursday, May 26, 2011

週末餘慶












subject: structure for architecture (kindergarten level)
course: moment of inertia
teacher: michele
classroom location: Hong Kong - Antibes
i.t. support: Sk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