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30, 2008

mini Bridal Shower




















在上班的日子偷閑最高興,走到荷里活道跟阿蓮搞了個小型的bridal shower。也不盡是誠心,許是因為林妹妹跟我實太想念倫敦。這地方像面鏡子,彼方是最愛的Brick Lane, 似曾相識,只是偶爾看到香港紅色的士經過,就有點莊周夢蝶。點了cheese platter, 侍應邀請我們到閣樓的cheese room選擇芝士。整個過程是那樣賞心悅目,就連侍應都是英俊的。我說,呀,這個芝士好有趣。林妹妹說,不要告訴我你要選這個,太嘔心。侍應靜靜的,說,唔,抱歉,這不是芝士,待會兒你們碟上會有的。大家哇哈哈的然後阿蓮就到了。出糗的時刻總讓人最懷念。


Monday, December 29, 2008

我們的冬祭














小朋友收集樹枝作營火會,可樹枝不夠多,最後爸爸撿牛屎燃,實是臭可大家都哈哈哈的笑。原來燒牛屎的味道像極大麻,下次到阿姆斯特丹別指望再抽,跟抽牛屎沒兩樣,很不屌。


Saturday, December 27, 2008

House Party



那天下午我跟外婆學做潮洲炸油粿。
聖誕派對會有潮洲炸油粿,很古怪,不過我喜歡。

Thursday, December 25, 2008

派對上



派對差不多完了她才來,還是見著那個舊情人。她他目光迴避,只是低頭吃些什麼。旁人詐作不知,談笑如常。他說:「我醉了,先走!」然後她失落如受傷的小鳥不動聲色。漂亮的女孩子失戀,總惹人憐惜。我問她假期要不要跟我去露營,她說她已有約了。她微笑,我猜她知道那不過是安慰。


Tuesday, December 23, 2008

Monday, December 22, 2008

vivienne westwood





















我們都同意那是香港近來最好的展覽,上一次已是chanel mobile art的事。假日走到太古坊的商業大廈,寥寥幾人連咖啡室都關門,帶點英倫禮拜天的味道,氣氛正好。晃蕩於歷史與裙子間,由punk到sex再回到主流,傳統的反傳統的,都是叛逆。英國皇室帶給設計師靈感,Alexander Mcqueen 嫌有點遲了。m說可惜沒展出 Sex and the City電影裡 Carrie的婚紗,我說可以看到Naomi Campbell那雙讓她仆街的九吋高鞋子就已經好滿足。


Tuesday, December 16, 2008

曠工


是有一點點不舒服
是有一點點厭惡
是有一點點鬧情緒
是有一點點什麼都不想做
是有一點點冷
是有一點點今天不要上班的心情

我呆在家裡,結果也好不了多少。

Saturday, December 13, 2008

that's also my attitude...













is all about freedom
freedom of movement
freedom of mixing fabric
freedom of colour
freedom of being whoever you want to be
a flower girl..a career woman.

---- diane von furstenberg

... towards fashion.








Wednesday, December 10, 2008

Wednesday, December 03, 2008

讀書











我在看一本艱澀的書:
每看五行打呵欠閱三頁就想睡
才剛寫下微批就已在呼嚕呼嚕的
只怕完成之日實是個了無期。



Tuesday, November 25, 2008

如果‧可以










我想好好坐下來,欣賞秋意。或是桌子上放著一杯咖啡,看行人百態,然後寫一首孤獨的詩。如此簡單,我便滿足。那些爭吵的,就只要晚上禱告,祈求賜與他們擁有一顆寬容的心便成了事。
多好。

可那是明年三月的事。



Thursday, November 06, 2008

及時行樂










我們打羽毛球乒乓球跳大繩就只差著沒有紅綠燈,工廠大廈的
升降機口成了我們的遊樂場。阿成也陪著我們發瘋,閒時走出來舉辦比賽,好像誰都沒心思工作。只有雅小姐是認真了點,把比賽當作是溫布敦。好多個黃昏我們就是這樣過。


Monday, October 20, 2008

That's why I fainted on Sunday


Sometimes I really want my blog could be a bit more xanga-style, i.e. just bubbling the normal daily life, with photos and descriptions. That's all - without any articulation of grammar or wording (or thinking). But every times when I am trying to type something, I stop. I think probably is the language stops me. When I am writing in Chinese, I just can't help to articulate it for hours. I agree that different language could lead you to different thinking, like Irish play writer Beckett using French to write his plays. Writing in English could definitely free my obsessive- boring-poetic-style. Here we go:-

We woke up early just for this charity thing. HK$6000 for a team is not cheap. The funniest thing is none of us know what this money will be used for. But hey, they are Salvation Army, no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our route:
start point > 2>3>4>5>6>13>14>11>16>15>1> macau tower

and yes, it is such a new adventure in my life, very "Amazing-Race". In the end, we still dunno whether we could get a taxi or not for the game, though we jumped on one from the starting point to check point no.2.























For me, this entry is very experimental. I am so not used to write what i think directly in my head, and using pictures that is soo "snap-shot". But anyway, who cares? is still just bubbling.


Saturday, October 04, 2008

2


























(photo: 2006 in venice)

2 Years

2 People

2 Be

and he said he is a poet now



Monday, September 29, 2008

又是九月


從那個機場到那個機場,
再到這個機場,都是關於分離。
我們笑我們哭我們擁抱我們拍照我們在聊著無聊的話題,
就只是想逃避那即將逝去的擁有,
猶如四年前的九月。
是的,那個九月,在這裡
我以為時光倒流。
媽媽在哭泣我的眼睛紅紅的,
爸爸走在前我看不到他的臉。
只知道澔林走進關閘的那一刻,我想,
明年我們再擁抱,好不好?


Wednesday, September 10, 2008

燒豬上香











那女人打開保時捷的車門徐徐下來,風情萬種。Chanel的墨鏡掛在臉上比她的臉蛋兒還要大,緊身小背心還有閃亮珠片。看似她的女兒,身高氣質都是一個模。A催促我快過去打招呼,我說李太你好。李太跟我握手客氣的說辛苦你們了,然轉個頭她已忘了我是誰。濃妝艷服,卻是風韻猶存,像那些跳拉丁舞的女郎。站在旁邊我默默想念《家好月圓》的米雪。

切燒豬上香時李生還沒到,只好阿城和其他董事主持。說了些大吉大利的話拜拜神明,中國人嘛,儀式裡總不會缺錢和食物。至於拜的是哪個神,我想沒什麼人真的攪清楚,反正就只求工人心裡平安。

其實我很喜歡儀式,就好像真正的說:嗯,開始囉!


Thursday, September 04, 2008

好亂


他用英語對那個中國女孩解釋:這個意大利文是不該用法語發音的。

Wednesday, September 03, 2008

在川端康成與吉本芭娜娜之間


「逢佛殺佛,逢祖殺祖,逢羅漢殺羅漢,逢父母殺父母,逢家眷殺家眷,始得解脫」
《臨濟錄》示眾章

這個夏天我拼命在讀日本文學。那些屬於櫻花、死亡、性慾、暴烈的句子,同時卻有詩意溫柔,就像那天躲在颶風眼裡看到蜻蜓在低飛。我擬定了些命題,著實枯燥乏味。如:「六十年代三島由紀夫《金閣寺》的「我」和八十年代末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的「我」故事發生只差五、六年,於性於生於死皆異。試釋之。」聽著已打呵欠,懶洋的想睡。到底我也不想做個文學評論家,結果最後什麼也沒有寫下來。心裡明白便已很踏實。





三島由紀夫的死亡預演
1965年三島由紀夫自編自演的影片「憂國」裡華麗嬌艷的切腹。他於1970年於台上演講時
切腹,卻是介錯三次,於痛苦萬分中死去。可是他這一切,卻使他成了日本文壇上的神。


Thursday, August 21, 2008

八月的國



人們熱鬧地揮動著紅色的旗幟喧鬧著。他他她它好像很高興,百年夢想實現了。不知道1908年的清朝,是不是也很希罕參加這場比賽。像一個一直陽委的小男人,終於勃起,當然想大喧大叫,好讓全世界都看看他有多厲害。


我不明白也不會了解,因為我對於「國家」這個慨念很模糊。我羨慕他們的熱情就如我羨慕所有有宗教信仰的人。他們是浪漫的。那時候在倫敦,外國朋友問我從哪裡來,我說香港。我不會說中國,不是因為我鄙視那個地方,只是這樣說好像不太正確。我也不是特別喜歡香港,只是不討厭。我喜歡中國的詩詞歌賦,就如我喜歡日本的櫻花、意大利的文藝復興還有美國的荷里活。「我」就只屬於「我」,不屬於任何人不屬於任何地方,也不屬於任何國家。我是個人主義太強,如果不滿意自己的國家就自己創立一個,多麼有趣的事。天下大亂?who fucking cares?

只有奧運的時候我們最愛國,畢竟看比賽還是要有擁護的隊伍才好看。


Tuesday, August 12, 2008

文藝青年



我很想買Ipanema 的鞋子。到底是因為愛上gisele bunchen的俏步 還是這首歌?已是雞蛋與雞的問題。不過穿上鞋子以後還是不可能腿長40體重100, 想來只會黯然神傷。倒不如明天去HMV買bossa nova, 還可以高調的說:我是個文藝青年。



'slow motion bossa nova'
Celso Fonseca & Ronaldo Bastos' new version


Tuesday, August 05, 2008

那天心情很郁悶。


antoine : 你一定要努力把小提琴練好,將來成為一個偉大的音樂家
兒子:如果我不努力呢?
antoine: 那你就只可以成為一個音樂評論員。

~~François Truffaut 《L'Amour en fuite》~~

像是風馬不相及的事,只有我心裡明白。
那些虛偽的假道學的小圈子的無禮的高傲的瞧不起人的,
就只可每天在文字間自瀆,高潮只你知道,別人看來其實都是破事兒。


Sunday, August 03, 2008

自製浪漫


























有時候很傻,獨個兒在泳池游泳時,總會想起 Juliette Binoche 在《》的那一幕。可惜家附近的那個池,池底磚不夠深藍燈光也太亮,只好閉上眼幻想自己在馬爾代夫
,自製浪漫
其實我從來未去過,想必是個好地方。


Saturday, August 02, 2008

似是故人來。


桌子的號碼是113,我還以為是116。走過餐廳的廊我定是坐了時光機,見到那個兒時的伴。她還是那樣溫柔,像個姐姐什麼都讓我。我常疑惑,這些年她可曾記得我們的歡喜傷悲?娓娓道來,我們像跟那個童年再活一遍:你的大姨生了孩子?我記得,她的男朋友很像杜德偉;你姐姐現在住坑口嗎?我常常在那兒轉車的。呷一口茶,就已是十六年。
俗塵渺渺,確是追憶逝水年華。


Tuesday, July 29, 2008

最老的朋友


其實那時候我們可以付出更多,老實說,我一直在懊悔。不過你要知道,我們性格如是。即管重來一遍,我們應也可以十六年不相往來,那就沒所謂的悔恨。在話筒裡我心亂如麻我問是慧芬嗎?是我,慧中。就連我們的名字也像台灣言情小說般婆媽,所以重逢應該也很土。你充滿驚喜的聲音讓我很安慰,那怕你真的把我忘了我會傷心一輩子。這些年頭偶爾夢見紙公仔背後的名字,總會喚醒那個小孩子。原來,我很想念你。


Saturday, July 26, 2008

悶的時候想唔撈


聽說她得了個青年文學獎,她無動於衷。這些日子她早晚坐公車看三島由紀夫,好悶。悶的時候抬頭,總見那口吃青年。我…我…我…我…想…想…想想…。其實誰也沒說話,他們都較愛沉默。因為主動拒絕世界,才能看到自己生的義。


Friday, July 25, 2008

他說這是詩。


《我係唔係肥仔嘜呀?》
作者- Michele Costantino Soccio

肥仔嘜鍾意食綠豆沙
我唔鍾意食綠豆沙
我唔係肥仔嘜

----------

肥嘟嘟o既女仔鍾意食綠豆沙
你鍾意食綠豆沙
你係肥嘟嘟o既女仔


Sunday, June 15, 2008

一百萬watt的笑容










有時候不要嘲笑偶像劇的膚淺,因為那是為了城市人一天工作用腦過度而拍。如果回家以後還要看黑澤明或是英格瑪·伯格曼作休息,讀林語堂紅樓夢資治通鑑解悶,就只會死得更快(或更痛苦)。
畢竟《放羊的星星》裡的林志穎和立威廉,實在是帥斃了。我懷念那一百萬watt的笑容。




還有片尾曲,重複又重複又重複又重複的聽(和看),啊,真是個無聊的小女生。


Monday, May 26, 2008

我和他和他的朋友們在做比薩餅

20080511 casa di raffaella a milano





















意大利人對食物的執著,是這樣的專心致志。那一整天,我們圍坐在廚房裡做比薩餅、逗逗貓,躺在飯廳裡打瞌睡開無聊的玩笑。這還是我第一次親手做比薩餅。M說如果到他家鄉,他媽媽有一個柴爐專做比薩,那要更正宗更好吃。不過現在在R的家裡用
烤箱我也心滿意足。我幫忙揉麵團搓餅底,手忙腳亂,其他人都在笑,我覺得還是很不錯。























五個人弄了十個不一樣的
比薩餅,肚子有點想炸開。然而誰又在乎?我們都是享樂派。


Thursday, May 22, 2008

像陰陽


在最惡的事物裡才可看到華麗之極,像陰陽也像八卦裡的圓。那恆久以來的震動洐生美麗的四故娘山三千多四千海拔高的大草原,如詩的黃龍九寨溝終年冰川還有稻城亞丁,如畫;災難帶動人們高貴的情,彷彿早前什麼藏獨愛國都變得無聊也無所謂意義。然而幾個月以後,當極至回復平凡,藏民依然會要求脫離這個國家憤青依然讓人討厭政府還是令人看不順眼。在中庸之地遊走,那才是最正常不過的事。這就是人。

Tuesday, May 20, 2008

14


零晨三時未眠,也許是因為那六小時的時差。天花電燈發出嗡嗡嗡嗡的,想是飛蛾在撲火。為何狂喜迷戀過後,舉手投足間盡是煉獄?聽說是因為太思念你的臉容,只是沒人能看穿。


Saturday, May 03, 2008

今天我穿橙


橙色的花衣朋友說花瓣怎會帶紅,我懊悔自己沒買一件純色的。天黑走到尖東,老伯伯向我賣花。他穿了那樣鮮明的橙衣。我最討厭花,可他的花兒特別有氣。我說十五塊給我一束可不可以。他說二十塊已經很便宜。我問你今天穿橙是有意思嗎?他笑笑的帶點驕傲說是。我也是,我說。我是太高興,一口氣買了他剩下的,少有的豪氣,他也只收我七十塊錢。我說你可以早點回家休息了,老伯伯微笑,也許他在笑我的傻勁。然後我把花束全送給朋友,每人一束,財散了便安樂。

Wednesday, April 30, 2008

我們在你的位子上放了鮮花






















那些毋忘我上有小花,最讓我討厭。我有點微微的傷心,就只是點點。我只想把花丟掉,它們的燦爛都是不合時宜的咒語。


Tuesday, April 01, 2008

free tibet










這些日子跟M聊天都是關於藏獨的問題。 他說當奧運聖火傳至都靈,他會走到街上遊行。M完完全全代表了西方民主社會的主流意見,不管是不是有外國勢力插手,不管喇嘛僧侶有沒有使用暴力,說到底就是因為中國漠視人權;而我,我很迷惘。起初我跟他辯論,我說你們外國人只看自己的新聞懂什麼中國國情你又知多少?不要因為有一個中國女友就以為自己是中國專家。他說當你看到一隻羊跟一匹狼在搏鬥,你猜是誰挑釁對方?會是那隻羊嗎?我說這一群喇嘛利用奧運引起外國注意,還不算深謀遠慮?奧運本就不該淪為政治手段。他笑他說中國老早就把奧運當作政治目的,喇嘛們就只是參了一腳,有別嗎?

然後當中國封鎖消息驅趕記者,那是真的蠢到了家。這一代中國領導蠻有智慧的,美中不足就是總愛把全世界當作白痴。人家不是你自己的愚民,在cctv上播放幾個重複又重複「喇嘛僧侶殺人放火」的影像就可了事。卻不知自己底子花,你說你沒有派軍隊鎮壓沒有坦克沒有這個沒有那個,人家都信你有了。中國式的政治智慧就是把自己的頭躲在沙子裡屁股卻在外亂拉屎,還要是稀的,然後大聲說我從不拉屎,自己說著說著,也漸漸相信自己從不拉屎。可惜人家不是在沙子裡看你,你自己屁股沒擦乾淨臭屎幾堆,其實誰都知道。

進大學的時候Ocamp沒去,卻去了西藏。那時候青藏鐵路沒通,以為漢人不多民風也純。卻記得嚮導輕輕的跟我說,現在布達拉宮裡的僧侶全不是僧侶,卻是公安披上僧衣假裝。喇嘛僧侶幾乎不可接近他們的聖殿,目的就是怕藏族一把火把布達拉宮燒掉,來個一拍兩散玉石俱焚。原來布達拉宮前有一個湖,當你攀山涉水千辛萬苦終於來到聖城,你遠遠看到兩個布達拉宮,真實與倒影之間,世事虛幻如藏傳佛教的教義。可惜他們遇上紅軍,破壞文化歷史他們是一級棒。把湖填平,來一個「中國xx大廣場」,然後你看著布達拉宮,你會想自己到底是在天安門還是西藏,這的確是另一種「虛幻」;驅趕喇嘛僧侶離開,把這個原來政教合一的地方當作低俗旅遊境點。那一年在那廣場上我看到劉德華在表演,我是有點暈眩。在中國的地方,人間無淨土。

藏民本性悍烈,你把大量金錢掉進來又如何?他們保衛的是世上最可貴的自主。中國政府不明白,大慨香港人也不會明白。反正港人最關心的是「阿爺會比幾多著數我地」,又或是股市裡上上落落的數字,爭取民主自由?唔好玩啦!Free Tibet—這是我唯一想說。我知道我知道,藏獨以後又會有新獨台獨,可是誰又在乎?我本就不愛
國。


Monday, March 31, 2008

我是個酒鬼


朋友找我到藝術展幫忙,我興奮的告訴M., 他說我多做幾次就會膩。我嚴重抗議我不是這樣的人,不不不,我不是。我這樣開心你就愛撥冷水,然而我還不如他了解自己的孤僻。那個藝術展好無聊好無聊,在香港所有藝術都變得好無聊好無聊。藝術家存在的價值就是要告訴世人,在這個拜金的年代他們在走一條多麼另類又有意思的路,嗯,好偉大(請拍掌)我們都只是俗子。開幕時候的酒會,由於納悶得很我喝了杯紅酒。然後有個文藝青年板起臉嚴肅的告訴我,這裡不可以喝酒。他媽的, 酒不是我帶來的小姐。那一刻我很驕傲我是個酒鬼,徹頭徹尾的,不沾藝術。我拿起包包轉身就走,請免俗。


Saturday, March 22, 2008

我的小小紅蘋果



心情平復不少,
其實我很愛的人也很愛我。
我很幸福。我應該別無所求。
只是偶爾想起還是會掉淚。
這是一個很難過的三月。


Sunday, March 16, 2008

以後都不一樣了


我撫摸著她冰涼的腳,在指甲與皮肉之間,有我們的秘密。

這是只有今生今世的事。
然後,一切如燈滅。

Tuesday, March 04, 2008

PINA BAUSCH


也許懂得看pina bausch 也是一種炫耀。我問:你看了pina bausch 嗎?你問她是誰她是誰?我就暗暗高興。pina bausch 也不知道,我文化程度比你高,我最懂藝術。電影節的戲票都買了嗎?沒有?哈,你真是沒品味。我搞不懂,這是瞧不起人,還是極度自卑,反正都是一樣。心胸狹隘,容不下人,實也難救。甫開場就想哭,我想是看到自己。那個最陰暗的人,一直都被否定其存在。沒有沒有沒有,從來沒有存在過。因為有一剎那,我很討厭她。我討厭死了她。我跟她沒有任何關係。沒有嗎?我卻看到那女孩躲在角落裡偷偷飲泣,滿地鮮血,吞噬著那女人的心臟。

舞者用橙汁在身上洗滌,她說:「我的身體變酸了。」泣訴有如男女歡愛: i wait...i wait...i wait...i wait...i wait.....iwaitiwaitiwaitiwaitiwaitiwait...I WAIT! I WAIT! 歇斯底里的然後: i cry... i cry... i cry... i cry... i cry... i cry...i cry......icryicryicryicryicryicryicryicry... I CRY! I CRY……!

盡是歇斯底里的。
是的,我們都是歇斯度里,只是從不(願)聽見。

Friday, February 15, 2008

老弟的咭片










(圖片: 咭片前 /
咭片背)

就因老闆出去開會,在公司幫老弟做的。
真是個好員工~
(包括這篇 entry:P)

Thursday, February 14, 2008

Monday, February 11, 2008

那美好的時光










因為Camden Markets大火,我想起那一段日子。倫敦的第一年,每星期二我總會跟人類學的朋友到Camden聽講座泡酒吧,風花說月。有時,我們跳舞。他們坐在酒吧裡看人,他們說這就是人類學。Chris Knight那樣有名,聚在一起就說非洲黑猩猩頭骨之比較,又或是英國大石柱群的陰晴圓缺。他們謙虛他們博學,我就只能遠遠的在看,因為我是很浮誇又自戀。有一次他們說性,二話不說就走進性用品商店。四面牆壁都掛滿假陽具春宮影帶,他們哈哈哈的跟店主聊天,我臉紅我只能一直低頭。地下的磚是鮮綠色,像奇異果。然後,朋友都離開了倫敦。有些回到美國,有些往非洲的原始部落裡鑽。我躲懶,漸漸也就沒去。回憶裡總是美好的時光,所以我很快樂。

Tuesday, February 05, 2008

他的地方在下雪











一定是因為最近我在思念倫敦還有都靈,很玄又刻骨銘心,所以美麗。我思念Tate modern, Brick Lane, 我思念氣味。以至一切都只是我腦子裡的虛無飄渺,不斷重複徘徊。大部分時間都是淡淡的,很輕,大慨身邊人都沒發現。我把心思都藏到小盒子裡,偶爾打開撫摸一下細看,就已經很好。


Sunday, January 27, 2008


如果李雲迪不以為自己很帥,也許我會很喜歡他。他的才華是那樣迷人,為何照片總是如此造作?那形象顧問是真的該抄。不過今天晚上他的
普羅高菲夫, 的確讓我好感動。


Friday, January 25, 2008

情書



我愛那稚氣的筆跡還有七零八落的句子。

Monday, January 21, 2008

週末節目











桌子搬到這,沙發放那。翻看遺忘的相片,細聽鳥語時也聞花香。
如此週末,我是最歡喜。

Saturday, January 19, 2008

像我這樣孤僻的女子



像我這樣孤僻的女子,理應眾叛親離。同事們相約下班歡聚,我沒興趣。媽問我為啥不去,我說一星期五天九小時相對還不夠?見了就膩。反正不外乎是公司是非新mac機新手機之類,聽多會生厭。就讓我孤獨一陣子。一陣子就可以。那時候在倫敦,孤獨成了習慣,不矜貴;在香港,孤獨實太奢侈,幾近妄想。可不可以,就讓我這樣孤僻下去。躲在家裡誰也不見。誰也不思念。我其實可以很冷漠。


Wednesday, January 16, 2008

封塵的信



今天我終於拆開你給我的信。已封塵的信。心血來潮,就只是如此而已。2003年12月28日。那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天?我要好些時間才聯想到那些日子我在做什麼。你說你跟他已有四天多沒有聯絡,你哭你著急你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你把他送你的東西都放到盒子裡搬到閣樓,收藏回憶,慢慢慢慢的消失直至有一天你完全忘記。曾經,你說,有這樣一個男孩讓你感到愛,可一切又回到從前,如昔。你說彷彿他們在巴士上偶遇,坐在一起歡談了多少時候。當她以為還有很長的路,他卻突然下車離開。只留下她,獨自一個。你問到底誰會再坐在女孩身邊?信就這樣完了。四年前的信,我們大家都忘了有這麼一封信。你說不要打開,直至有一天我們都忘了彼此的存在。我說就讓我們打開,因為遺忘的時間比我們想像中都要短太多。


Sunday, January 13, 2008

這個展覽很無聊


粗制濫造。不知所謂。
大抵是那些過於形式化觀念化的作品,看了沒新意。現代藝術大都走進死胡同,建築亦然。當所有形式都只是形式,從不注進任何人的感受,包括造物者也沒有因為看到自己的作品而感動流淚,那就只是物。原來的古老警署還有監獄太耀眼,大部份展品只能失色,地點一開始就是錯,然而主辦機構又何嘗不是經常好心做壞事?我愛的是另一種美學,這裡太喧鬧我見不到藝術。想知道什麼是「再織城市」?倒不如從蘇豪走過石板街再到蘭桂芳買醉,然後乘一趟港鐵往天水圍感受悲情,那才是最好的建築展覽。



Sunday, January 06, 2008

夜宿原野



當那星劃過夜空,我們以為是流星。不一樣的流星。像火球,金黃色的,徐徐劃過。我們興奮莫名,都忘了許願。我告訴他我看到流星,他說那不是流星是彗星。許是塔特爾彗星,又或是去年的福爾摩斯彗星,誰又會真正在乎那些命名?畢竟只是個名字,其他都是謎。營火漸微才覺冬意,圍坐在石頭上的都是親愛人,有一句沒一句閒答著,帶點醉意。偶爾抬頭,仍看到星星萬千。有些許已逝,其光於千萬年前開始才剛傳至,看到的卻不存在,是一小顆歷史。浩瀚宇宙,還只有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