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06, 2008

夜宿原野



當那星劃過夜空,我們以為是流星。不一樣的流星。像火球,金黃色的,徐徐劃過。我們興奮莫名,都忘了許願。我告訴他我看到流星,他說那不是流星是彗星。許是塔特爾彗星,又或是去年的福爾摩斯彗星,誰又會真正在乎那些命名?畢竟只是個名字,其他都是謎。營火漸微才覺冬意,圍坐在石頭上的都是親愛人,有一句沒一句閒答著,帶點醉意。偶爾抬頭,仍看到星星萬千。有些許已逝,其光於千萬年前開始才剛傳至,看到的卻不存在,是一小顆歷史。浩瀚宇宙,還只有惘然。



2 comments:

chanchiyat said...

不過是拋過來的一隻罐,罐子落地以前,那人經己死去。不無神秘,但只是那人是星體,罐子是光。

倒是覺得情人抱在手中,心卻在別個誰那裏。這比較若有所失吧?

littlegirrll said...

啊!在別個誰那裡?? 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