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1, 2010

尸吊。


那個不知所謂的學會八婆們終於告訴我可以進場玩玩,儘管我已經不太想了。我問為什麼我總要選最崎嶇的路?讀書如是、工作如是、戀愛如是。他說因為這樣比較有趣刺激。這是我的命。我不置可否。

我覺得我應該買這個獎勵自己:







Mulberry Alexa

或是還有這個:





macbook pro


這個月應該會有很多衝動血拼 (impulsive shopping)。
我會原諒自己的。

Sunday, October 10, 2010

在漁灣村思念威尼斯的愛情







20101004


午飯的時候
我隨便告訴同事一個什麼借口, 獨自走到一間很老舊的茶餐廳。在這兒不會碰到他們, 我知道, 他們欣賞不了這樣的情懷走過漁灣村, 天色幽晦, 微涼, 那年威尼斯好像是風和日麗的, 是一種屬於地中海的秋日溫柔。









我要了一份茶餐, 就是那種火腿蛋跟方包, 加一碗通粉的餐.
十月四日下午二時三十二分的茶餐廳很靜, 偶爾就只有茶水阿姨在角落裡閒談的碎語,黃家衛式的浪漫。一個人最好,謐然醉於四年前的時光近乎狂熱, 以至於别人看來我總是這樣的冷淡不瞅不睬。他剛起床打電話給我亂扯了一些有的沒的,然後說紀念日快樂。我也說紀念日快樂。












回去公司
經過公園走去盪鞦韆,看著漁灣村的舊屋群,人間煙火經過多少滄海依然屹立,百看不膩。這個下午我曾經離開人間,卻又重回了。

Sunday, October 03, 2010

關於北越的一些草圖


在北越的時候太忙(還可以是太辛苦/太危險/太眼訓),只在筆記本上草草的畫了幾筆。



下龍灣。
澔林說這張像好多好多乳房,又像好多好多避孕套。我說我不相信這樣草草幾筆就可以讓畫面充滿性的隱語。說穿了是他好色。



沙霸。
我想念這個地方。


Friday, October 01, 2010

5967 miles away


origin : Hong Kong, SAR China
destination: Antibes, France
distance in miles: 5967
distance in kilometers: 9601
direction to destination: North-West
bearing to destination: 316



madonna: miles a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