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9, 2014

花布頭帶














































 




















送這個親手造花布頭帶那天
我們彷彿又回到chelmsford 的某一個晚上
討論著一樣的話題
屬於二十七歲的話題
只是如今你已經是一個媽媽
而我

還是吊兒郎當。

Monday, November 10, 2014

zumthor{atmosphere}:跑步的風景





{so what moved me? Everything. The things themselves, the people, the air, noises, sound, colours, material presences, textures, forms too - forms i can appreciate.....What else moved me? My mood, my feelings, the sense of expectation that filled me while i was sitting there.}   -p.17



那感動我的是那腳上穿著新買的nike 波鞋。迎面來的風。偶爾經過的汽車。秋意。呼吸聲。嗄。陳奕迅失憶蝴蝶。馬路上平坦的石屎地。嗄。也在跑步的人,不多,大家對望一下又繼續跑。夜空沒有星星。嗄。幾個學生在大學宿舍門前閒聊。防堤坡上的戀人。讓人悸動的吻。嗄。孤獨。黑色的海浪聲。

嗄。









Wednesday, November 05, 2014

zumthor {atmosphere} 的首






他說,關於atmosphere (氛圍),就是對一個人的第一印象。如同進入一棟建築物裡用我們的感性去感受它的氛圍。

然後我想起第一次見到k 的時候:在大學一年班的工作室裡,教授要我們全班在section b集合。k 從section c 慢條斯里的走過來,神態自若。那時候直覺告訴我,這個男的一定喜歡男生。是不是他慵懶如常的眼神出賣了他?又或是他整個氣場都訴說著這事?我已經忘了。五感是如斯敏銳,可惜生活日常總是選擇忽略。如同戲劇課的時候三叔總是咆哮著說:「follow your instinct!你係左就係左架啦!你做咩避呀?」所有藝術其實都是萬法歸宗。至於最後為什麼兜兜轉轉用了兩年時間才能證實k的事,或許是個謎。就如同書中說:

what i learned was: don't trust it (first impression) - give the guy a chance. Years passed I got a bit older. And I have to admit that I'm back to believing in first impression.

或許那時候我還很年輕。







Friday, October 31, 2014

不認張郎是張郎


 
到最後蛛兒尋得著張無忌
卻尋不著在蝴蝶谷咬了她手
的那個張無忌。

「他知道殷離這一生,永遠會記著蝴蝶谷中那個一身狠勁的少年,她是要去尋他。她自然找不到,但也可以說,她早已尋到了,因為那少年早就藏在她的心底。真正的人、真正的事,往往不及心中所想的那麼好。」

然後她轉身緩緩走了開去。







Wednesday, October 22, 2014

第三十四個秋天的夜晚





















反反覆覆聽著宋冬野的安和橋北:

低沉的、憂鬱的、遺憾的

他唱著

愛上一匹野馬,

可我的家裡沒有草原。

如她



在別有用心的生活裡

翩翩起舞

如我







Tuesday, September 09, 2014

《Proof 求證》#6: Claire的一句話



事隔兩年我竟然會繼續寫《Proof 求證》,是因為我想起了這句話:
「你竟然咁樣諗我?」
Claire 的話
我的對白。

好劇本都應如此:初看淡淡的,像生活日常;然後細味每一句句子,卻是觸目驚心。即使好幾年以後,還會想起這樣那樣的情景,對照自己,呀,原來人生如戲。Claire 擔心妹妹Catherine會如同爸爸一樣神經失常,她想Catherine 離開故鄉搬到紐約跟她一起住。她把祖屋賣了,就只為可以照顧妹妹,她覺得這是為Catherine 好;而Catherine, 天才如她也有她的恐懼她的徬徨:她知道自己擁有天賦如父親,卻同樣應該擁有他神經失常的特質。她不信任Claire,她覺得她的姐姐只是虛情假意,只是為了自己好過為了補償。Catherine 說盡了傷害對方的說話,然而Claire 一直很冷靜,歇斯底里的一直是Catherine。

直到最後一幕,Catherine 被情人傷害透了,五天不眠不喝。
Claire :「Catherine, 你唔講野…」
Catherine :「因為我唔想同你講野。」

靜默。

Claire :「如果你咁憎我,請你留低。」
Catherine : 「我留低可以做咩?」
Claire : 「你係天才,你一定可以想到。」
然後Claire 終於流淚,離開。
是的,因為她真的很難過。

Claire 這個角色很難拿揑,一不小心就成了TVB肥皂劇的多事悍婦。年初的時候看過劉雅麗飾演,專業如她都讓Claire成了一個讓人討厭的諸事八掛臭婆娘。反之年多前到台灣看綠光劇團的演出,Claire即使硬朗,疼愛家人的心還是不言而喻。性格理應豐富而多樣化,那是因為Claire 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自有她的人生。



相關文章:




Friday, August 29, 2014

我們的絮語







她說請把圖畫好好收藏,那是小時候的你。
我說有天請讓我看看真跡。她說好。

當時我以為我會很快看到。

我整天都在流著鼻水
可是我以為我在哭






adele- chasing pavements






Tuesday, July 01, 2014

還差9 +0個





第三十四個夏日
我在長白山
跟愛的人在一起。



只剩下
7 個省
(黑龍江、遼寧、河北、河南、山東、山西、海南)
+
2個直轄市
(天津、重慶)

= 9個






相關文章:
還差11+1個
還差11+0個
還差10+0個




Sunday, June 08, 2014

朱古力夏威夷果仁曲奇的下午



那天播著什麼歌呢
應該是 kings of convenience
然後做了一整個下午的阿戊



切碎
















量度
















攪拌
















篩麵粉
















整餅
















焗餅成功
















搗蛋說:我也想吃

   

然後包好送給喜歡的

 















完。


Saturday, June 07, 2014

關於侘寂



























「日本茶道大師千利休,正要打掃滿是落葉的庭院。首先,他將地掃得一乾二淨。然後,他搖晃其中一顆樹,好讓少許葉子掉下來。」

侘寂

是未完成
是近乎不存在的存在
是隨時褪淡
是黑暗朦朧而靜謐
是非美之美
是櫻花
是空
是無
是曾經





Monday, June 02, 2014

鬱悶的二三事




原來我們都到了這樣的年紀:親人會離開,老朋友的嬰孩擺百日宴,穿衣要有剪裁、出入坐的士是常事;開始要留意投資,書櫃裡的書不再是清一色的紅樓夢張愛玲卡夫卡三島由紀夫,偶爾添了如何如何發達的書還是有感太俗。

四月的時候又到了cagnano 這個小鎮,生離死別的氣味讓人窒息。這樣的一個小地方,幸運的人一生由出生到死,就在那唯一的街道徘徊。幼稚園、小學、中學都在鎮上,也沒考上大學,找了份好差事像鐵道員又或是郵差或咖啡店員,然後愛上了對面二樓的女孩,拍拖結婚生小孩,最遠的地方只到過羅馬,彷彿世界與他不相往來,然後日復一日,慢慢老死於此。至於那些自以為聰明的人,中學以後就到最遠的城市讀大學,年輕人就特別覺得自己與眾不同。偶爾假期回鄉,看一下父母跟朋友聚聚,然後又往外闖。大學畢業小鎮又怎麼會有工作?那只好到其他大城市尋找。工作是不錯賺的錢也不錯,可他們忽然會發現,也許這一生就再沒有辦法如小時候般每天尋常的看到自己的父母,或是尋常般的吵嘴或尋常般的共進午飯。一年回鄉的日子共有二十八天。假如父母還可以活多二十年,他們一生還可以相見五百六十天,比兩年還要少。

什麼時候以前,我們一直以為相聚的日子是數不盡的 — 直到我們懂得計算為始。





Friday, May 30, 2014

finding light







她依然貪戀那隱約的溫柔
是一份願望
說不分明。



Finding Light
編舞:梁殷實
音樂:韋華第《B大調協奏曲》
舞者:譚元元、Damian Smith




Friday, May 23, 2014

如果…



mina mazzini - se telefonando



她唱著她說著
non so spiegarti



在聲嘶力歇吶喊過後
是哀愁





Wednesday, April 30, 2014

Happy Hippo 在這個復活節復活了


























(我知道這篇文章很無聊,但我必須為我最愛的朱古力寫點什麼)


到底第一次吃 happy hippo 是在威尼斯的時候還是更早以前?已經無從稽考。我們爭論了很久都只是得到個大概或者應該好像可能的答案。猶記得2009年10月左右,意大利所有超級市場忽然都找不到happy hippo。我是很憂傷,為著這極其無聊的事。M還特意幫我寫信給 Ferrero, 可悲的是Ferrero 回覆說他們不會再繼續生產happy hippo,狠心的讓其絕後。我好像有為此流淚,都不好意思告訴誰。

然後偶爾我會在香港的log-on 找到德國版的happy hippo, 不過只有朱古力味沒有我喜歡的牛奶味。

然後。然後人生總是在完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充滿了驚喜。跟danilo 還有水兵相約吃早餐的咖啡廳裡,找到了牛奶味的happy hippo。欣喜若狂。我買了三隻,很快的就吃了其一。雖然這隻河馬復活了,我說,最安全的地方還是躲在我的肚子裡。






當然還有這首我最愛唱的歌:
~~~in the jungle, 

the mighty jungle
the lion sleeps tonight~~~




Tuesday, April 01, 2014

首爾的詩




在隱秘的古老巷子裡,那道幾乎被淹沒的木門, 門牌寫著:月鳥戀月。

古舊的木枱木椅子,紙糊著的窗透著光,彷彿是兒時一個很親密的地方。一個氣質女孩招呼我們,談話間似懂非懂。紅參茶和茶點,愜意如最愛的京都,只多了份隨意。

子一閉目養神,我寫著明信片。我覺得在這裡寫明信片很優雅別緻,他覺得我好造作。不過我還是繼續寫。 他說,如果一對戀人在這裡相遇,這種相遇就已可回味一生。的而且確,哪管最後結果何如?

我們話語不多,彷彿話語都破壞了這裡的氛圍。靜默而又美好。

離開的時候,我們精神都有點恍惚。首爾的街道還是如常的滿是面模化妝品,那種對美麗過份單一的追求讓人鬱悶。那時候若我們回頭,茶館也許從不存在, 如千與千尋。

























月鳥戀月 달새는 달만 생각하다 
首爾仁寺洞



Tuesday, March 18, 2014

獨白



幕起
無語然後是靜默

有聲音響起,沙啞的,

i worked so hard to be special that i ended up alone


這是我下一部作品的開場白
的獨白
的第一場第一幕

也是最後一幕







Tuesday, March 11, 2014

mood collage: happy


mood collage is:/
collection of images and music echo my mood latterly ./





















)




music video: 1. Pharrell William {Happy
image credits: 1.Kinder Happy Hippo; 2.  little pig 3. spongebob 


-------------------------------------------------


呼…
完成了。


§ clap along if you feel like a room without a roof ~~ §






Friday, February 28, 2014

死點和眺那星球


























太空船的左邊機翼已損毀
右邊亦斷開兩節
油缸沒油了
機尾著火
急速下墜之際發現
前方有眺那星球後方有死點
到底撞向哪一方
會比較舒服開心



報告,
地球仍然很遠。





Saturday, February 22, 2014

我覺得我說的都是狗屎


 





















那個非常不專業的訪問我

 
在這件事情上你有什麼得著?
沒有,沒有得著。政府依然阻頭阻勢,我依然不能隨心所慾。

 
其實你的作品裡包含了對新人的祝福嗎?
完全沒有。我相信十對新人六對離婚。有沒有我的祝福完全沒意思。我不相信婚姻。


你平日是做關於設計的事嗎?
你這個白痴,訪問前沒有看過資料嗎?完全浪費我的時間。相信你這種工作態度以後都難有出頭日。


這事跟你平日工作有很大分別,可以說有什麼分別嗎?
根本就沒有分別。請你訪問前做好功課。


為什麼會選擇婚姻這個主題?
不是我選的,是大會設定的。
請你訪問前做好功課。



可是最後我沒有吉士。
最後我只答了一堆狗屎。
我覺得我說的都是狗屎。




Thursday, February 20,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