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2, 2016

那一天



生命
由娃娃哇哇開始
至媽媽幫我著上黃金禮服
眼神裡穿過三十六年的夏日。



天氣
時陰時晴時雨
攝氏33度。



友情
紫色的裙子
請假的
一家大細的
很久不見的



親人
笑容常掛臉上



緣份
嬤嬤留下的玉鈪,原來是玖玖年的這一天。



音樂
宇宙大爆炸後所發生最好的事。
siamo noi
io e te。



星願
灰綠色的花上有小豬
一閃一閃
像星星



小孩
拍打著氫氣球
互相追逐
是我們的未來



食物
蟹蓋。最喜歡蟹蓋。



愛情
四周吵吵嚷嚷
二人的時間卻是恬靜。



青春
晚上躺在沙發上敷面膜,
昏睡至清晨五時。





Friday, July 08, 2016

虎度門




迷路的小鳥
早上總會敲著這個
紅紅房間的窗
一樓一的一個女孩
渡過了十多個寒暑了嗎
幽暗的陽光有時候也會刺眼
床底下幾千個秘密
喧囂著牆上的世界
卻比不上這一種領悟
跨過了才能明白


輾轉反側。




Friday, July 01, 2016

澳門生日遊

六月三十日

爸爸忘記了帶船票
跟媽媽在黑夜之神裡狂叫
逛官也街吃著蟹粥
經過漆黑的荷花池地
遙望著那金色的浮誇的金錢堆砌的
威尼斯人裡迷路往返
宵夜是楊州炒飯和人在邊緣
弟弟送了個離子梳




七月一日

媽媽誤叫了早晨全餐作熱香餅
在健身室跑了四十五分鐘
自助餐裡掉了電話又失而復得
跟弟弟賣出槓多啦船票,賺了二百八
遇上史力加還到了瑪達加斯加
細聽韓天衡的濤聲
雨下大了我們上了船
媽媽搬出了紫薯蛋糕還有馬騮金耳環
我哭了媽媽也哭
生日快樂
明年今日也
生日快樂。



Thursday, June 16, 2016

被書包圍的一天



每一個喜歡文學或是書本的人,總會幻想自己在小街轉角處開一間書店,書店裡會有一個角落可以讓來客喝杯咖啡,偶爾討論文學的種種又或是自己專心的埋在書堆裡。

中環有一間二手書店名為flowbooks。好多年前我還是個剛大學畢業的女孩,在中環上班吃中午飯時會常去。後來這店搬過幾次家,而我自己也轉換過不少地方。兩年前我又回到中環上班,偶爾到書店閒逛,也沒看中什麼書。正想離開的時候,店主叫住我,說想借一本書給我看。那不是一本我平常會看的書,不過他說他想書本可以流動以延續生命,也許我會喜歡這類書自己也不知(後來看完了當然沒有這回事)。店主說我什麼時候還也可以,很隨便。我記得那時候我還高興了一整天。



後來。後來我當然忘記了還書,書就一直放在公司的抽屜裡,直至最近我要清理公司文件見到這書,就覺得應該去還了。我找了一個午飯的時間去書店,我說我來還書的,店主高興的不得了。也許我是第一個真正會還書的人也說不定。他問我想不想當一整天accidental shopkeeper, 我說好,我們都高興的不得了。

他放心的讓我打點一切,書本應訂什麼價格的都由我決定,他自己就可好好放假,漫步中環。書店裡人不多,大多是外國人。有來送書的、有專來找書的、打書釘的,是香港的另類風景。

書店裡看似很亂,可亂中有序。太整齊了就變得三聯中華書店之流,缺了靈魂。中午時候人較多,黃昏也有幾個人,其他時候都是靜靜的。整理書本的時候發現了兩大隻書蟲,因為有客人在店裡,我冷靜的把書合上放在一旁。



然後埋在書堆裡,發現了很多個世界。


Tuesday, May 24, 2016

你不在這裡,有人會掛念你嗎?



在倫敦讀書的時候,最喜歡的教授問了一句話:
when you are not here, are you being missed? 
他想說的,是作為建築師的魅力,又或是,個人的魅力。你離開以後,有人會想:「如果她在這裡就好了…」嗎?

幾天前在街上碰到四年前舊公司的客戶,其實這個人我差不多已完全忘記,可他還是把我認出來。他說早幾個月前在某個場合碰到我舊老闆才知道我已經請辭了,舊老闆說我是應該出去闖闖云云。他說有空就約他吃個飯,我說好呀,雖然大家心裡都知道這個飯永不會發生。然而這樣的偶遇,還是讓人高興。

..........................



元朗工程開會的時候就買了散水餅。其實我很想看到它完成。


Sunday, May 15, 2016

夢幻的山路




我們甚少走出西貢,總覺得西貢山水最美,然而衛奕信徑第二段景色真個是夢幻,柳暗花明,轉個灣就從叢林處處,看到香港維港景色。




這個五月天不算太熱,從陽明山莊一直上去有山有水塘,在渣甸山頂處一覽盡是港島南端,還有海洋公園的海馬山坡。遠眺著這個城市,陌生卻又很近。




澔林如常走在最前,我們邊閒聊邊走。最吃力的地方是直上300米到小馬山,過了這段樓梯,路就算是平坦。遠看維港景色,我們都說晚上一定更美(煙花景)。




遠離城市跳入大自然,再回到煩囂,就只用了三小時。我們還到終點附近的大家樂吃一個下午茶,最是合意。


Friday, May 13, 2016

as you like it






Benedict Cumberbatch 低沈的聲音,弦樂的節奏和莎士比亞 As you like it 裡美麗的獨白,我在這夜裡不斷感動的看了又看。人生的七段戲,莎翁比我們更透徹明白:
Seeking the bubble reputation
Even in the cannon's mouth. 
我看到了自己。


All the world’s a stage,
And all the men and women merely players;
They have their exits and their entrances,
And one man in his time plays many parts,
His acts being seven ages. At first, the infant,
Mewling and puking in the nurse’s arms.
Then the whining schoolboy, with his satchel
And shining morning face, creeping like snail
Unwillingly to school. And then the lover,
Sighing like furnace, with a woeful ballad
Made to his mistress’ eyebrow. Then a soldier,
Full of strange oaths and bearded like the pard,
Jealous in honor, sudden and quick in quarrel,
Seeking the bubble reputation
Even in the cannon’s mouth. And then the justice,
In fair round belly with good capon lined,
With eyes severe and beard of formal cut,
Full of wise saws and modern instances;
And so he plays his part. The sixth age shifts
Into the lean and slippered pantaloon,
With spectacles on nose and pouch on side;
His youthful hose, well saved, a world too wide
For his shrunk shank, and his big manly voice,
Turning again toward childish treble, pipes
And whistles in his sound. Last scene of all,
That ends this strange eventful history,
Is second childishness and mere oblivion,
Sans teeth, sans eyes, sans taste, sans everything.


Friday, May 06, 2016

母親節的花


知道媽媽喜歡鮮花,我特地去學一堂插花然後送給她。那的確是挑戰我女性化的極限和對自然的原則。朋友都誤解我說我不喜歡花,其實並不。我喜歡花朵如同我喜歡大自然,只是每一束的鮮花,都代表了我們提早讓花兒的生命結束。我們根本不需要擁有,好好守護著大自然便好。




米妮是我身邊的girlish buddy。我只是早一晚約她,她二話不說就說好。我對那早夭花朵的牢騷她都只是笑著聽,很夠朋友。





我著實喜歡牡丹還有那些不起眼的綠葉,最討厭玫瑰。奇怪的是母親節卻沒有康馨,不過也罷反正我不喜歡。

米妮問我男友有沒有送過花給你?我乾脆答沒有。她的驚訝表情著實好笑,好像聽到世上最可怕的事。「點解會無架?!」「因為我唔鍾意花。」她說我很有型,其實不喜歡花束就可以有型嗎?



回家以後媽媽很喜歡,還幫花兒拍照。只要她喜歡就好,媽媽,母親節快樂!



註:其後他說他曾誤送過一盤小花給我,可是我真的忘了。反而是威尼斯那氣球花還歷歷在目。




Tuesday, April 19, 2016

四月的晚上





 
這只是一個尋常的晚上。

大廳因為要裝修,所以我們搬到花園吃飯。香港四月天竟然還有微風,很是感動。家常便飯,爸爸會蒸我最喜歡的鯇魚,炒幾碟小菜,而湯水則是婆婆中央提供的。一家人圍坐飯桌前說說今天的事,議論著電視節目,摸摸狗、玩玩貓。平平淡淡的,便是最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