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31, 2017

[最美麗的21公里]: 尼斯到摩納哥

起初我以為應該會跟由Antibes 到尼斯 (Nice) 的二十一公里一樣平坦,因為地圖上都是沿著海邊跑,然而卻不如所料。





大慨是人世間最動人的風景,藍天、白雲、蔚藍的海、高崇崖峭,我捨不得這個地方。

Wednesday, July 12, 2017

我們壹。很好很好




晚飯吃得很飽,Antibes 鎮內的中國餐館其實是越南人開的,只能算是東南亞餐。他問我想去哪裡,我指著遠處的Le Nomade 說,就去探望我們的老朋友吧。雖然已是九時多,可法國南部的夏日特別長,天邊還有彩霞。沿著舊城牆頂走,Antibes 的碼頭泊滿富豪的船隻,Nomad 就在舊城頂的平台處。


 

日落以後還有涼風,好幾個人都跟我們一樣到這裡走走。亮燈以後的nomad 很神秘如鎮內的魂。我們請了一個英國女孩幫我們拍照。我提議走上圍牆去坐,他說好。圍牆上差不多有兩米多寬,舊日應該是用來抗敵的。我們仰臥著,吹著海風,不著邊際的閒聊著,彷彿剎那間便成了天長地久。


明年今日我們會在哪裡,誰知道。我們壹很好很好就夠。




Wednesday, April 19, 2017

朝思暮想



 



我把它名為朝思暮想蛋糕。

回憶裡是紅色的粉紅色的白色的,卻忘了味道。只記得放進口內的慕絲是說不出的涼快,像夏天炎熱難耐時行走山徑,特意跳進溪澗裡嬉水的剎那。四月剛好是草苺時節,我不喜歡草苺,可是把草苺造成蛋糕,甜甜絲絲的,如愛戀。

好幾年前,也許是第一次到cagnano也說不定,他媽媽弄了這個蛋糕。我不打算去學,如果想吃的時候就回來這裡。

漸漸地,這個小鎮也成了我另一個家鄉。



 

Saturday, April 15, 2017

耶穌受難日


 


這天齋戒,要不然就成了罪人。

教士們舉著十字架抬著耶穌,聖母緊隨在後。我們像信徒重走耶穌受難的苦路十四處,剛好繞著小鎮一圈然後回到教堂。在耶穌和聖母之間,誰也不能越過。「如果袮不是神之子,我不會讓你死去。」儀式裡的唱頌如是說。

想起好幾年前去san macro 看frecchia 火海般的受難節,那種異教徒的文化沖擊震撼至今。相比cagnano 的苦路,這裡就變得低調。最後的詩歌唱了一句:evviva la croce ,意思是歡欣的十字架。耶穌死在十字架上,有什麼好歡欣的?我問。因為我們是羅馬人,他笑說。

儀式完畢,大家排隊走進教堂吻別耶穌和聖母像。這是小鎮裡的重要社交場合,見到了好幾個朋友也打了招呼。在這古老的小鎮裡,古老的宗教仍有著古老的儀式。

 


Sunday, December 25, 2016

聖誕節



聖誕節的午餐後
火爐旁靜靜的
sigor ros
我們跳舞
慢慢的
過一輩子






Sunday, December 18, 2016

半馬的第二次:Pisa Marathon 2016



 - 早上氣溫低至零度,手腳冰冷不過心情異常興奮。酒店的位置跟賽事起點非常近,只有十分鐘的步行距離,因此八時才出發也不遲。在酒店內吃早餐的時候,差不多所有客人都是穿著跑步裝的,大家說聲早,然後心領神會。

- 也許是因為香港渣馬和日本馬拉松的expo 很盛大,特別是今年三月中參加的名古屋女子馬拉松,我以為所有跑步比賽都是如此規模。不過我忘了自己身在意大利,早一天的expo 就像社區小活動一樣,像小品。

- 起點在比薩斜塔,終點也在比薩斜塔。九點起步,有夠興奮的。很多不同的跑者,更見到一個跑第二百次馬拉松的人,他看來像四十多歲左右。如果他由十八歲開始跑,差不多每一年都要跑十次馬拉松。他走過的路,應該比大部份人一生加起來都要多。

- 指示很隨意,我們猜著找才到了起點集合。跑道上的里數也古怪,不同賽事的指向亦不夠明確,然後你會領悟到,啊,我是在意大利。

-  他沿途幫我拍照,抄短路再跟我會合。起初還有打招呼大笑,然後最後兩公里見到他,已有點精神不振。

- 我一直維持著步速在7:45-8:00/KM之內,我知道有夠慢的,可是已是我最快的步伐。早就想著要破今年渣馬的紀錄,一直跑一直跑,直到15-16公里時,雙腿開始不夠肌肉心跳開始加速。然後我想起我可以跟它們對話,像瘋子一樣,好好的鼓勵著大腿、小腿還有腹肌,最後終於比年頭的半馬快了八分鐘,於2小時46分02秒完成。

- 只有跑過的人才知道那種快樂。


備註:
2015 渣馬 Jan 10km: 1:09:54
2016 渣馬 Jan  21km: 2:54:02

        Pisa  Dec 21km: 2:46:02
2016 名古屋 Mar 42km: 6:20:52



Tuesday, September 27, 2016

很有天份系列:法老沙律 Farro Salad







早陣子在意大利,因為媽媽非常喜歡這種名叫法老 (Farro) 的小麥,我才知道有其存在。這是一種非常古老的小麥,而且比起傳統的米飯意粉含有更多纖維和蛋白質,非常健康。法老小麥的口感很有嚼勁,黏黏韌韌的,很喜歡;我在法國總找不到,所以到意大利時特意多買幾包。

我最喜歡用來做沙律,做法很簡單,是屬於夏天的料理。

材料:(二人份量)
法老小麥  一杯
水    2.5杯
鹽    2 teaspoon
蕃茄仔   5-6粒(再切粒)
青瓜      1/4 條(切粒)
洋蔥  1/4 個 (切粒)
蒜頭   一片(切碎)
basil 香草  隨心
意大利香醋 balsamic vinegar   2 tablespoons
橄欖油   隨心

做法:
1. 先把水煲滾,加鹽。放下法老小麥再煮滾,然後蓋上煲蓋慢火煮30分鐘。煮好以後待冷卻,放入雪櫃備用。

2. 用餐以前就把其他材料和法老小麥搞和在一起。完成





Sunday, September 18, 2016

康城的一天










彩虹
深藍色的海岸
吃了5歐羅的麵包
下雨了
躲進教堂聽管風琴
岸邊漫步
按著王家衛和艾慕杜華
狗咬著魚
遊艇嘉年華
如山般高的青口
吃進肚子裡
火車上的三腳插
我們哈哈笑




Saturday, September 17, 2016

如泡菜的辣





曉苑是我在這裡的第一個朋友,也許大家都是亞洲人的關係,又特別喜歡吃,所以一見如故。

她邀請我們到她家吃便飯。對於我這個思鄉的孩子,可以吃到正宗的韓國食物是多麼激動的事。她準備了自己醃製的泡菜、辣牛肉、韓式麵豉湯,還有我最愛的釀米酒。(天!)

曉苑性格豪邁,也不介意我跟她只是初相識,就已經娓娓道來關於她和剛分手男友的事。她四年前由韓國過來這裡工作,為的就是這個法國男友。然而愛情總是強差人意,她忍痛的說男友是她最重要的人,甚至比她父母還重要,可走到了盡頭也只有這一步。曉苑也不再奢求什麼,剛剛已向公司申請調往泰國,想永別這個傷心地。也許韓國女子就是比較剛烈,一如她們的料理,總是帶辣。她自己一人到過伊朗中東等地、在英國住過一回兒,又闖蕩過印度,是真正見識過繁華大地的人。她讓我想起倫敦留學的日子,朋友都來自五湖四海,可以談天說地。

然而這裡的法國人—大部份的法國人,一生都享受著只做法國人做的事,永遠站在高山上看世界。而我,則成為了異教徒,這是理所當然又無可避免的。

p.s. 她是雙魚座


 

Saturday, September 10, 2016

我們思考太多,卻感受太少





差利卓別靈是一個天才。

晚上我在看《大獨裁者》(The Great Dictator)- 差利卓別靈第一部有聲片。一人分飾兩角:猶太理髮師和希特拉。電影裡不論是演員的演技或所帶出的訊息,盡是震撼。


《大獨裁者》拍攝於1937年,那時候二次大戰還未開始,可是差利卓別靈已洞悉當時德國希特拉的野心 ─ 這狂人的理念將會催毀世界。他不顧製片者反對,自資自編自導自演,就連配樂都是他寫。直到電影上演,當時已是1940年,而希特拉已在瘋狂的屠殺著猶太人。

在差利卓別靈 嘻哈瘋癲的背後,人性的黑暗面從來沒有變。最後一幕的演說或是演員的獨白,寫得精彩無比。我想起今天的香港、歐洲,甚至整個紛亂的世界,感動卻又令人心痛:

The way of life can be free and beautiful, but we have lost the 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