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04, 2019

那年冬天




這裡下雪了,雪粉飛飛,不其然想起兩年前的冬天。那時候我們還住在法國南部,聖誕新年由cagnano 回來不久的一個晚上,就收到他爸爸來電說爺爺已在夢中長辭。跟聖誕時的相見就只差一星期,轉眼已天各一方。

那年雪很大,很多道路都封了,我們沒有辦法回去。爺爺的葬禮在第二天舉行,我們去不了。待雪況好一點,由Antibes 坐飛機到羅馬,再租車子直駕駛到Cagnano。途中雪又下起來,差不多7小時才到達。他爸媽見到我們很驚喜,擁抱過後還是有點悲傷。我們逗留了三天,下雪的關係什麼地方也沒去,只去看望了嫲嫲,陪伴著他爸媽而已。

三天以後,他還是要回去法國上班。駕著車子走上高速公路不久,雪下得更密更多,車子都不敢走快。公路上堆積著厚厚的雪,我們見到前面的車子不受控在滑行都不禁害怕起來,決定要下高速把車子繫上雪鏈。幸好租來的車子在車廂裡有提供雪鏈,可我們都未曾用過,兩個像小孩子一樣不知所措。我們在youtube上找來教授如何用雪鏈的影片,的確好用卻也好笑。天氣寒冷,我們沒有準備足夠的衣服也沒有手套,在雨雪紛飛下徒手安上雪鏈,他的手都被凍傷。最後成功安上後正準備開車,不料高速公路卻因大雪而封了入口。我們只好在路上乾等,等了一會決定走山路去另一條高速。山路彎多路滑,很多人跟我們想法一樣,結果山路還是塞車。等著算著已經不可能趕到羅馬的飛機,這下反而安心。

我們打開他媽媽為我們準備的批薩,路上人有三急時只好在公路旁解決,也聯絡了在羅馬的小叔準備投靠。雪停了一會就要把雪鏈解下,怕被車子壓爛;可過不久又下起大雪,又要停車把雪鏈繫上。重重複複數次,到最後我們已能迅速完成。如此這般,到達羅馬時已離家十二小時。

晚上我們就住在小叔家裡,第二天坐火車回法國南部。也訴因為爺爺去世,也許是回程路上實在太驚險,以後下雪的時候,腦子裡總會閃過那個意大利的週末。


1 comment:

lovely cat & dog said...

"""well share. more useful information and fun activity on st louis
body rubs
, u can find what u wa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