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0, 2008

燒豬上香











那女人打開保時捷的車門徐徐下來,風情萬種。Chanel的墨鏡掛在臉上比她的臉蛋兒還要大,緊身小背心還有閃亮珠片。看似她的女兒,身高氣質都是一個模。A催促我快過去打招呼,我說李太你好。李太跟我握手客氣的說辛苦你們了,然轉個頭她已忘了我是誰。濃妝艷服,卻是風韻猶存,像那些跳拉丁舞的女郎。站在旁邊我默默想念《家好月圓》的米雪。

切燒豬上香時李生還沒到,只好阿城和其他董事主持。說了些大吉大利的話拜拜神明,中國人嘛,儀式裡總不會缺錢和食物。至於拜的是哪個神,我想沒什麼人真的攪清楚,反正就只求工人心裡平安。

其實我很喜歡儀式,就好像真正的說:嗯,開始囉!


4 comments:

chanchiyat said...

我們是家好月圓裏荷媽餅店整餅的那個阿毛,對白在整個劇裏都不超過十句。

cherry said...

我比較喜歡結束的儀式:好野,終于完了!!(deadline)

littlegirrll said...

chiyat
wahaahha...係ar,最多都係荷媽講爛gag的時候笑下lor

littlegirrll said...

cherry
快d早好studio d 野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