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07, 2007

忽然看到天地


即便是如此睏,精神也處於亢奮。Jason拍我的肩說it's a very good presentation,然後昨夜的燈火通明已是上世紀的事。北京女孩特意等我,我們都說現在就是享受天地之時。我們什麼都說。說六四、說中國政治、說China Great Firewall,肆無忌憚。也對,就吃一頓豐富午餐。Bond Street轉角的那一條窄道,還是可以通往秘密花園。陽光在這裡如此罕有都成了寶,我們卻愛白。一碟意大利蘑菇麵慢慢吃,偶爾想起遠方的臉就微笑。


街上滿是名店。我說我想去prada親自撫摸Miuccia最新研制的衣料,聽說是誇啦啦。經過LV, 就知道prada不遠矣。從走進店子裡的一刻已是虛榮,卻讓我心裡發毛。高高在上的姿態,告訴世人從來沒有平等這一回事。衣料是用膠片放在mohair 上熱溶,然後剪裁得宜,價錢385英磅,句號。相比時裝界的前輩們如Yves Saint Laurent 或 Coco Chanel 人類革命般的發明,這樣的衣料是小毛。人們都愛大驚小怪。

然後北京女孩帶我到另一店子大開眼界—Abercrombie & Fitch,其宣傳手法是真正的震撼。他們僱用專業模特兒於店內做售貨員,親自作衣架。門口站著三個高大的美男子招待,其中一人還要脫去上衣露出胸肌露出內褲邊。走進去時他們還說一聲:halo ladies。我以為我到了男妓院。燈光暗黑,音樂節奏強烈,彷彿真的在夜店內,只差著沒有酒。那隱秘的性暗示,是另一種的「sex sells everything」。

我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
眼花繚亂。

2 comments:

chanchiyat said...

談談性說說政治,小心回國來不得門口而入。

是!是回"國",不是回港了。

littlegirrll said...

對!我是前朝餘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