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7, 2006

墓園流連
















051120 chelmsford cemetry


家後的墓園很大
墓碑散落像極棋子沒有章法
灰灰黑黑,看不到名字。
偶爾看到幾簇紅色白色的花兒
走過去



地上都是枯葉,枯木
底下有靡爛
字都褪色了
卻剩下字的疤
在碑石上留戀


「致 於愛與永恆的回憶中

占士.費華特
生於1866年2月4日
死於1915年9月30日

以及他的妻子

安妮.費華特
生於1864年10月6日
死於1949年7月1日 」


墓園裡頭到處都是這些沒意思的字
不知道是誰,然而是誰也再不重要
看著這些生與死的數字
總想端詳失落的故事
丈夫於戰爭中死去,然而妻子還要經歷第二次
34
年的霜居,日子應該也不好過
後人都不知到哪裡,留下祖先的墓在這兒
好讓陌生人經過。



剛死去的人墓上都有花
約翰.修頓 享年71
兩個瓶上寫了
「父親」和「約翰」,約翰
想必是他那未亡人的呼喚
摸摸那花兒近看卻是塑料

花不是花只是現代人對永恆的致意




下午三時多已漸黃昏
走了半天

也只到了墓園的角落

生死契闊多少風流人物

都就是這麼一回事




2 comments:

小鳴 said...

寫得很好啊。

墓園,讓人想起死亡。
死亡,剎那總讓人想想生存又或倖存的意義。

我家面向荃灣華人永遠墳場,
在香港,這樣樓價會低一點,
不過,我反而對人生的思考
倒能不時更形而上一些。

littlegirrll said...

小鳴
謝謝
祝你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