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08, 2009

M的畢業(1):女人相見


20090419:1739@torino


我知道她先見到我。

相見的那個黃昏,那份慘淡的心情,大慨就如張愛玲《小團圓》裡說:只有軍隊作戰前的黎明可以比擬。車的玻璃有點反光,我看不到車裡的人。我知道,她早已把我上上下下全身都打量了一遍。她和M的爸爸駕著車子,白色的,我們出走相迎。M的家鄉在意大利南部,偏遠的小鎮,跟都靈(Torino)有十多小時車程。車門打開,只見車廂裡塞滿了雜物:自家製的橄欖油、南部的特大麵包、羊奶做的芝士、油漆工具、衣車、禮服,大箱小箱的。他們先把雜物搬出來,彷彿忙亂可以逃避初次見面的尷尬。

他爸爸手捧著幾支紅酒還有杯子,跟我握手打招呼。他雖年過半百,腰背卻筆挺,衣著剪裁得宜,仍有種意大利式的滄桑俊俏。我用簡單的意大利語跟他說客套話。我常嘲M和他的弟弟都不及他爸爸帥氣,M從不否認,他說他奶奶常誇自己生了個美麗的男孩;M的媽媽從車子下來,來回搬了好幾次雜物才跟我寒暄。她對於我的出現有點漠不關心近乎冷,我對自己說我不能輸,裝作泰然,親切問好。她報以微笑,不過還是很吝嗇。

他媽媽對衣著很講究,料子手工皆上乘。也說不出是什麼牌子,只知道一件普通的襯衫也要幾百塊歐羅。他爸爸和她在廚房裡打點晚餐,我小心翼翼的刻意裝乖,又不能太木獨。原來伶牙俐齒的我,因不懂意大利語又不想太依賴M, 百無聊賴時只好逗逗貓兒,扮作有事可做。餐桌上他們一家自說自話,M也不能翻譯太多。我像在看一齣文藝片,戲裡全是意大利文對白,沒字幕也沒劇情,卻要做七天。某時那刻,我真有想過早點離場。

飯後我幫忙收拾飯桌。意大利人家庭觀念很重,有時我覺得比中國人還要重。飯前飯後總是一家人一起準備,沒人在閒著,對「吃」是很著緊卻又不至於像法國人那樣裝作優雅。我把一套紫砂茶壺送他爸媽作見面禮,他們有收集餐具的喜好。「很美。」他媽媽說,臉上也沒多大的表情,又道:「可杯子那樣小,要喝多少次?」我笑說:「你們的espresso杯子還不是差不多?」她輕笑,也不是太想深究。

近午夜了,M送我回酒店。四月的都靈還是有點寒氣,我帶不夠衣服。他媽媽堅持要我穿她的,我推卻不下誠惶誠懼就借了,只怕弄髒不好意思。偷眇一下牌子,Maxmara的,還賠得起。兩人走在路上手牽著手,彷彿二人單獨一起已是上世紀的事。M問:「我爸媽如何?」我說:「比想像中好,不過他們的冷淡也真讓人難過。」M努力解釋:「他們只是不知如何相處,一直住在小鎮裡,就從沒機會好好跟東方人交談。」我不便多言,心裡總算有一個底子。

也許就如M說,至少我們是很勇敢的。


6 comments:

小茶 said...

能遇見一個願意去愛的人,而他也愛你,就已經很幸運了。

littlegirrll said...

是的,所以我也覺得很幸運 :)

輊 said...

Wish you best of luck.

littlegirrll said...


thanks

Henry Patrick said...

當日的小女生已長大了。

littlegirrll said...

Henry,
少少大jar, 未大哂ga